阅读历史

第751章 755别以为这样就算了

作品:悠闲小农女|作者:一浊|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5-04-29 19:37:25|字数:3146字

“喂,死丫头,你难道就这么走了?”怀里抱着凌旭,五皇子玄庆琢这个郁闷啊。“这家伙受伤了,你没看到啊?他要死了。”他大呼小叫的,也幸好这里没人看到,不然对五皇子的逗比又多一分了解。

“你不是有解药吗,又死不了。”前面那道身影纤细,卸下伪装,赫然就是梁田田。

“人家可是为你挡暗器啊,生生用胸口去挡。啧啧,好痴情啊,分手还这么痴情……臭丫头,我都感动了,你就不动心?”怀里凌旭昏迷不醒,看着这个风头无二的指挥使,玄庆琢也多了几分好奇。“还别说,这臭小子挺好看的,要是个姑娘就好了。”他恋恋不舍的摸摸凌旭嫩滑的脸蛋,笑的贱兮兮的。

梁田田无语的翻白眼,谁能想到,当初在大海里随便救了一个差点儿喂王八的混蛋竟然是大乾朝堂堂五皇子。

可真够狗血的!

说出去都是乐子。

“你既然那么喜欢他,就留下搞基好了。”怒气匆匆的开口,梁田田也不知道这股怒火从何而来。本来今天就是来教训三皇子玄庆波一顿给球球出气的。谁曾想凌旭这个混蛋跳出来替她挡暗器,差点儿搞死他自己,真是受够了。

凌旭,是,我是喜欢你。别以为这样我就真能原谅你了。你特么挡箭挡暗器还上瘾了,真以为这样就能重新开始?

做梦去吧,姑奶奶不管你,你爱挡暗器挡箭尽管去,以后我也不见你,看你还哪儿献殷勤去。

梁田田磨牙,为什么这么生气呢?

“臭丫头,什么是搞基?”玄庆琢直觉那不会是好话。

梁田田上上下下的把他打量一眼,冷笑一声,并不说话。

玄庆琢突然看看怀里的凌旭,竟然了悟了。

“你个没良心的臭丫头,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啊。”他把凌旭扔床上,左右这揽月楼就是屋子多。“为了你我可是跟三哥闹翻了。我的人现在还盯着三哥呢。就为了给你出一口气。我这堂堂皇子竟然跟亲兄弟闹翻,我多可怜啊…..听说你弟弟伤了,巴巴的把断续膏送去,不敢暴漏你,我还得借着凌旭的名头送,你还有没有良心啊……可怜的指挥使啊,咱们咋这么同病相怜呢……可怜你年纪轻轻就要丢了性命,为了这样一个狠心的臭丫头,真不值啊!”

“你够了没有?”梁田田怒瞪着他,“再啰嗦小心我把你偷偷跑去南洋的事儿嚷嚷的满天下皆知。你猜,会不会有御史言官说你叛国?”

“你!”够狠!

玄庆琢立马换了一张笑脸。

“梁小姐,别这样,有什么话好好说嘛。”他笑得谄媚,“你看,你说要教训三哥,我就带你来教训。你这小情人……”猛的对上梁田田杀人一般的目光,他及时改口。“你这老相……呃,老朋友凌旭替你受伤,我还得拿出自己的宝贝解药给他解毒。再说了,你看三哥那边,可看到我和凌旭帮你了,这麻烦不小吧,你都不知道我的损失……”

“别说那么多没用的。下次出海我答应带着你就是了。不过你自己找好替身,别又半路上被人抓回去。下次再偷偷逃跑掉到海里,姑奶奶也不会救你。”原来这天底下除了孙维仁那时不时犯二的自恋狂,还有玄庆琢这样动不动就欠虐的皇子。

身边竟是二货,她也是醉了!

“三哥那边你放心,他整日里调【和谐】戏的姑娘不少,我随便给你按一个身份,再假意把你接入我府里就是了……纵然三哥吃亏,他有求于我,也不敢怎样的……”

梁田田不想听他啰嗦,之所以找他还是偶然遇到了,故意给他找麻烦罢了。不然凭借她的本事,就是真杀了玄庆波也不会有人查到她头上。不过梁田田也是个有原则的人,玄庆波并没有真的犯下不可饶恕的罪过,她又不是国家律法,私下里教训教训也就是了,断没有取人性命的道理。

“这事儿你自己处理吧,我先回去了。还有,我们的关系不许你泄露,不然我就把你扔到海里喂王八。”恶狠狠的威胁过后,梁田田大步往外走。

玄庆琢一改之前的懒散,悠悠叹了口气。

“既然忘不掉,就别撑着了。”他追上梁田田,“我先走,人给你留下了。解药在桌子上,只有一刻钟的时间了。你再不管他,他可真就死了。”大内秘制的毒药,除了他们几位皇子,没有人有解药。“三哥那不用你操心,我会处理好的。”说起他这三哥,他还真不怕。他无心皇位,凭他们几个去争好了,大不了他远走海外就是了,左右都一样过日子。

玄庆琢竟然真的走了,不带一点拖泥带水。

人前死撑着,等只剩下彼此,那些被掩下的担忧一股脑涌上来,梁田田几乎是踉跄着冲到床边。

凌旭你这个混蛋,缺心眼的傻瓜、二货、欠揍的家伙……梁田田在心里把他骂了个半死,在看到凌旭青黑的嘴唇时更是不可抑制的恼怒。心里像是压着一团火,恨不得把谁焚烧殆尽。

再看到这张朝思暮想的脸,她的理智渐渐崩溃,根本没有意识到,那些所谓的恼怒完全是因为凌旭受伤而来的。

解开凌旭的衣服,胸口的伤口不大,只是那暗器周围已经呈现黑紫色,散发一股难闻的味道。

梁田田蹙眉,这大内的暗器也太阴损了,这都是什么怪味儿啊,难道太医院整日里就研究这些坑爹的东西?

外敷内服,梁田田把解药给凌旭抹在伤口,动作那叫一个不客气。可惜,任凭她怎么折腾,凌旭死尸一样躺在床上,没有反应。

药灌不下去,梁田田强硬的捏开凌旭的唇,把那白色粉末一股脑灌进去,也不管他能不能吞咽。好在那药入口即化,很快凌旭的睫毛就轻轻颤抖起来。

外面有动静,似乎是三皇子在争吵。梁田田蹙眉,得赶紧离开这是非之地。

混账凌旭,又拖累人。

眼看着凌旭的脸色渐渐红润,梁田田刷刷两下撕开床单,把人绑到背上从后窗离开,很快就消失在巷子里。

耳边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梁田田知道凌旭已经醒了,这就一阵别扭。

上次可是答应过的,再见面一切重新开始。难道真的这么原谅他?

虽然心底已经接受了凌旭,可要她真这么轻易原谅他当初的鲁莽,梁田田心底到底是别扭的。

到底要怎么办呢?

梁田田突然萌生一种“要不就打晕这小子然后扔下不管”的想法。可谁知道那大内的毒药有没有副作用,真要是扔下他,出了事儿怎么办?

梁田田挣扎的时候,凌旭也在恐惧。

上次不过让这丫头答应一句重新开始,她就生生躲了自己两年,这一次如果他开了口,她会不会又躲到自己找不到的地方去?

可要是不开口,生生的机会就这么错过,凌旭更闹心。

怎么办?

说还是不说?

梁田田恼怒的蹙眉,这家伙,磨磨蹭蹭的干嘛?

当自己背着他不累是吧?

这样安静的小巷里,只听到梁田田沙沙的走路声,和两个略显凌乱的呼吸。

终于,梁田田受够了这种压抑的气氛。

解开腰间的带子,凌旭触不及防之下掉落地上,砰的一声。

“哎……”凌旭闷哼,捂着胸口一脸痛苦。

“你没事儿吧?”梁田田一惊,下意识去看,正好对上凌旭那双湿漉漉的眸子。像是被人遗弃的小兽,可怜兮兮的看着她。

他张张嘴。“痛……”一个字被他说的千回百转的,像极了球球平日里的撒娇。

梁田田慌乱的看着他,生怕下一刻那张嘴里就吐出“以身相许”之类的鬼话。还好,这一次他没吭声,只委屈的拿漂亮的凤眼看着她,像极了控诉。

他那是什么眼神?

梁田田恼火。

“还能不能动?”口气出奇的糟糕。

凌旭下意识的咬住唇,轻轻点头,怎么看都勉强的可以。

梁田田强压下那些不忍和心疼,故作冷漠的居高临下,“能动就赶紧走。”坐在这里惹谁心疼怎么的?

凌旭深吸口气,捂着胸口起身,脚下刚要用力,突然福至心灵的一抖,随即毫无形象的趴在地上。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故意的,胸口的伤口膈在石头上,疼的他脸都扭曲了。

“你是笨蛋吗!”梁田田恼火的去看他,认命的把人扶起来。

凌旭委屈的不行,疼的额头满是汗,低声道:“我浑身没力气……”那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分明就是在控诉她:人家都这样了你还这么狠心不管……

梁田田有点儿尴尬。特别是想到凌旭这是为了她受伤,就怎么都无法继续黑着脸。

“我扶着你走,别怕。”她恢复了以往的温柔,动作轻柔的扶着凌旭。忘记那些过往的遗憾和“重新开始”的尴尬,他们之间还是可以这样温情脉脉的。

凌旭轻轻的点头,靠在她肩上轻轻发出了一个声音。那声音微不可查,却隐隐听得出是一个“好”字。

两人相扶着慢慢走在小巷里,街边百姓人家的烛火将两人的身影拉得长长的,相伴扶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