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615章 614.红马如箭

作品:带着仙门混北欧|作者:全金属弹壳|分类:都市生活|更新:2019-08-31 11:54:16|字数:2158字

观众进入赛场要买门票,陈松他们是参赛方,赛场给他们准备了身份牌,过安检口的时候扫一下即可,不需要买票。

但为了扩大比赛影响力、吸引更多的人关注赛事,赛场举办了活动,买门票送下单投注的机会。

赛马跟博彩业是紧密相连的,陈松对赌博这档子事毫无兴趣,不过有些事重在体验,于是他跟莱茵去下单投注。

之前他在赛马小镇赫瑞福内斯的绿草地赛马场下过注了,这也算是轻车熟路,他不用工作人员协助,找了个自助服务机开始挑选赛马。

莱茵帮他参谋,他们提前研究过对手了:“这些马不行,肯定不是咱们对手,所以咱就买咱们的马获胜。”

陈松问道:“咱们四匹马,获胜的赔率是多少?”

莱茵查找着看了看,嘟囔道:“嗯,红箭是一赔十,哈士奇也是一赔十,法克,他们小看我们,竟然给的都是一赔十的赔率!老大他们小看我们!”

陈松问道:“那博彩公司最看好哪几匹马?”

莱茵又查找一番看了看,道:“这匹马最被看好,哈,它是老朋友马场的明星,芬利奇培养出来的马,叫做老虎提米。”

陈松说道:“听人劝吃饱饭,买它,嗯,买上一万克朗玩玩。”

莱茵不愿意下注,他不满的说道:“老大,你这样岂不是助长敌人威风?咱们应该买自己的马,如果我们对它们都没有信心,那谁还会对它们有信心呢?”

陈松道:“昨天关注我们马的人对它们会有信心,总之听我的,先买这匹老虎。你瞧,你相信咱们的马会夺冠对吧?如果不能夺冠那这匹马是最有可能夺冠的,对吧?”

“对。”

陈松一拍手道:“所以一旦我们的马夺冠,那顶多就是浪费点钱而已,我们可以赢得骄傲和开心。如果我们的马没有夺冠而是这匹老虎夺冠了,那我们也可以赚钱,这叫什么?进可攻退可守啊!”

莱茵就这么被他绕晕了,在老虎提米身上下了一万块的注。

这种正式赛马有多个模式,比如每一轮七匹马会出一次成绩,这时候观众可以买冠军、买前三甲乃至买七匹马的排名。

毫无疑问买冠军的模式赔率最低,买七匹马的排名如果能买对那赔率将非常高,不过风险与收益挂钩,能买对七匹马排名的人很少很少。

一轮七匹马出一个冠亚军,五轮赛事下来就有十匹马分别获得了冠亚军,那它们可以晋级参加优胜赛,再度决出前三甲。

一般幼年马赛事两天为一整轮,这一整轮分为三轮,初赛一轮、优胜赛一轮,然后优胜赛的前三甲进入第三轮也就是最刺激人心的冠军轮,这一轮最后的冠军将是本次赛事中最大的赢家,它获得的奖杯是一枚小号绿杯,名字便叫做小绿杯。

在这个过程中,博彩公司将设置复杂的下注模式,细细追究下来得有上百种投注玩法。

陈松随便买了买就化了五十多万克朗,折合一下这是三万人民币,国内中产家庭一个月的收入就没了。

投注后两人没有去打扰骑师们的准备工作,他们直接进入了看台,然后拿出提前准备的望远镜看向起跑线,他们有一匹马将参与第一轮比赛。

第一匹马就是红箭,一匹全身通红的冰岛马,骑马的是杰弗逊,陈松对他要求不高,他先上场正好可以给嘉德利探探路。

跟绿草地赛场不一样,莫伦托赛场规模大且人多,两边赛场上坐了乌压压的人群,怕不得有一两千人,对冰岛人口来说这人数可算不少了。

就在沸沸扬扬的喊叫声中,栅栏被收了起来。

七匹赛马化作七支利箭,别看它们个头小,但跑起来气势十足,嗖嗖嗖便拔腿飞奔出来,它们蹄子敲打地面发出砰砰砰的声音,坐在前排的陈松听的热血沸腾。

观众席上叫声陡然大了好几个分贝:

“好小子,冲啊冲啊,一鼓作气给我拿下冠军!”

“野蛮猎人,这家伙绝对要夺冠,我看好它、我看好它!”

“给我上啊伙计们,就这样冲、就这样冲,哦不该死的这是哪里窜出来的混蛋?”

陈松透过望远镜仔细看去,一马当前的是一匹戴着眼罩的棕色快马,它的个头比其他小马要大一号,所以步幅更大。

但它的领先优势只持续了不到五十米,一匹红色小马如踏风疾驰,迅速从第二集团中杀出来强悍的超过棕色快马引领了全局。

莱茵狠狠一拳敲在腿上:“红箭,干啊宝贝儿!”

杰弗逊小小的身躯伏在马背上,他踩着马镫微微站起,身躯随着马匹的晃动而节奏感十足的晃动着,这一刻完全看不出他身患侏儒症,所有人眼里这一刻他就是速度之神。

陈松迅速明白了嘉德利为什么要坚持在这赛场上拿回荣耀,这是他们小个子的天堂。

红箭性情彪悍,一旦加速毫不客气,四肢飞扬狂奔不停。

莱茵看的激动不已,乃至身体颤抖,他一边颤一边叫:“哦宝贝儿,哦上帝,宝贝儿快点、快点再快点!哦就是这样快点啊宝贝儿,上帝,太棒了太棒了,就是这种感觉对就是这样,继续,冲刺啊宝贝儿!”

陈松听不下去了,他摘下望远镜扭头看去,这货是不是在搞黄色?他没有证据也不敢断言。

红箭取得领先优势后便一马当前不再落后,最快的一匹马也就是棕色快马始终差它两个身位,最后红箭扬头冲过终点。

立马,看台高出的超大屏上中央出现了红箭和杰弗逊的特写,接着是棕色快马和骑师的特写出现在左边,再接下来是第三名、第四名等等。

杰弗逊踩着马鞍站了起来,他用拳头敲击结实的胸膛,然后双臂上扬主导全场欢呼。

骑师欢呼声并不算响亮,因为买红箭第一轮获胜的人很少,投注的人差不多全军覆没。

红箭可以休息了,杰弗逊要立马回去准备之后一轮的赛事,他要参加两轮比赛。

四轮赛事,四匹马全部晋级了优胜轮,其中他们有三个是第一,杰弗逊两匹马两次全是第一晋级,嘉德利首战不利拿了个第二。

但这无所谓,他们成了第一轮赛事最大的赢家,备受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