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61章 远古海图

作品:海盗计划|作者:香辣香菇酱|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4-13 07:34:49|字数:2093字

“破碎地带的原住民,和利莫里亚人使用同一种语言,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这样?”

格瑞姆严肃地看着塔纳托斯,他不容许有人一边使用祖先的遗物,一边质疑祖先的伟大。至于为什么不找阿尔,这个老头知道自己几斤几两,想着借说服塔纳托斯,从而影响阿尔的想法。

只是,他哪里会知道,阿尔根本不需要他的那套理论,阿尔亲眼见过那个时代的一角。

“这我没研究过,也许是海洋女神的光辉?”

塔纳托斯说不出个准,索性一推二六五,交给万能的神来负责。

格瑞姆摇摇头,满是褶子的眉头皱得更深。

“神灵也只是普通人,祂们不过是在路径上走得更远而已。”

这番话要是在利莫里亚大陆被人听了去,格瑞姆十有八九要被教会钉在火刑柱上烧死。如此大逆不道的想法,或许只有破碎地带才有办法滋养起来。

“如果神是万能的?那新大陆不是早就被发现了么?”格瑞姆继续加码,这回他的提问让阿尔也皱起眉头。

在阿尔记忆里,神这种存在是万能的,祂们是和人类截然不同的生物。祂们全知全能,引领人类走向更好的生活。

虽然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但是阿尔还没时间对此展开深入的研究。如今听格瑞姆这一点拨,阿尔瞬间发现了很多疑点。

正如格瑞姆所说,神对于这个世界全知全能,或者至少知道大半的东西吧,那为什么祂们不知道新大陆的存在?

邪神对两片大陆的影响同时存在,而又互相独立。但是遍观已探索的新大陆文明,却连正神教义的影子都没有看到。

阿尔的思维发散到对于神灵的质疑上,而格瑞姆则是继续侃侃而谈,把话题拉回到他的祖先身上。

“我们不去探究生命的起源,但是至少在破碎地带,人类活动的记录就不晚于利莫里亚的遗址。”

“在罗盘和六分仪还没有发明的时候,没有人对大海发出思考吗?或许利莫里亚人没有,但是我敢保证,我们原住民的祖先做到了!”

“长久以来,我只能找到只言片语对祖先航海的描述。但是,今天你们带来的遗物,完全证实了我的猜想!”

“这就是远古大航海的证据!”

桌面上,三张远古遗物依次摊开。格瑞姆指着最为对称的那一幅图讲解起来。

“这幅图叫做马当图,马当在我们祖先的文化体系中,有完美理想的意思。而这幅图,就是模拟的在理想情况下,单个岛屿与海浪碰撞后,发生的不同的变化。”

“有这幅图在手,就能让初学者判断出和陆地的方向和距离。”

塔纳托斯顺着格瑞姆指的地方,看到一个十字形的骨架。两根线条上,各自有两条对称的反弧线,它们交织在同一个点上。

按照阿尔的理解,这有点像两个橄榄球横竖叠加在一起的轮廓,只是橄榄球的轮廓顺着弧线延长了出去,直到超过两条直线的顶端。

“你把这里,这里看成岛屿,这些弧线就是洋流的方向。”

格瑞姆手指轻点十字的四个端点,这么看来,虽然有些简陋,但是确实和自己判断洋流的经验不谋而合。

塔纳托斯在海上混迹了也有四五年,但是他从未想过,这些经验还能转化成眼前的图形,用来传授后代航海知识。

这幅教学的马当图相当繁杂,十字形岛屿分布的洋流,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就是这一小部分,格瑞姆几乎是用了一辈子去研究。

刚刚讲出来的东西,几乎是压箱底的宝贝了。看到塔纳托斯被震撼的样子,格瑞姆十分满意的点点头。

作为一个现代人,阿尔倒是没有太多的吃惊。

毕竟连没有超凡力量的地球,都有金字塔和长城这样的伟大遗迹,还有各种航海冒险的事迹,一代人踩在一代人的肩膀上走得更远。

或许人类不知道发生的原理,但是总结经验是一定会的。

在阿尔看来,这个马当图,更多的是一种经验的总结。就比如说,岛屿面朝海流的那一面,发生的是反射,而在岛屿的背面则是根据惠更斯原理(海浪随着岛屿斜坡的作用而减速),形成一定方向的折射,最后相交在一起直到消失。

要知道海上的情况千变万化,基本不可能遇到所谓‘理想条件’,而就算是一切属于完美环境,按照阿尔估计,这样的经验最多适用80海里的范围。

马当图作为基础的航海教学用具,还是挺有用处的,但是要凭借它进入远洋,基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对于格瑞姆所说的大航海,阿尔保持怀疑态度。

“那这两张图是什么?”

阿尔还没有听到任何有关宝藏的消息,指着另外两张图,稍稍有些心急地问道。

“这一副叫做摩多图,而这一副叫做瑞不理布图。”从简单到繁杂,格瑞姆介绍起另外两章远古遗物。

“摩多图,是我们的先祖留下的宝贵遗产,每一张摩多图都是独一无二的,它记录着两个特定岛屿之间的海路。”

“而瑞不理布图,则是更为宏伟,它记录的,是整整一片海域的信息。在瑞不理布图上,可以看到整片海域上,所存在的岛屿和礁石的情况。”

阿尔点点头,这就能解释最后一张图上,为什么会有众多贝壳和石子了,它们应该就是格瑞姆所说的岛屿和礁石的标志。

“爷爷,那你会解读瑞不理布图吗?”莉娜察觉到阿尔在找什么东西,先一步提出了问题。

听到莉娜的话,格瑞姆老脸一红。“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人能解读这些海图了。”

不对啊,根据潮汐海盗团大副拉希德所说,他们的船长格伦就知道怎么研读这几幅图。

难道,这玩意儿和母神教会还扯上关系?

“不过,只要我研究透了马当图,再结合如今破碎地带的海图,或许我能从另外两幅图中发现蛛丝马迹。”

阿尔看了看年迈得不成样子的格瑞姆,不知道等他研究出来要猴年马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