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60章 谁家祖上没阔过

作品:海盗计划|作者:香辣香菇酱|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4-12 18:05:04|字数:2111字

在岛上投宿一晚,清晨一大早,阿尔就带着三人前往格瑞姆学者位于山沟中的居所。

汪——汪汪——

茅草屋子,有低矮的栅栏围着。院子里的狗看到有陌生人出现,开始狂吠起来。

要不是有链子牵着,这个龇牙咧嘴的畜生怕是要冲出来给阿尔一顿好看。

“小短,别叫了,姐姐回来啦。”

莉娜取出从旅馆打包的牛肉,拿出一块,远远地丢了过去。闻到香味传来,大黑狗完全不顾阿尔,抱住牛肉就开始撕咬。

“你怎么回来了?”

屋门打开,半掩的门扉后面,一个形容枯槁的高个子老头,一脸复杂地看着和狗子玩耍的莉娜。

“格瑞姆爷爷,好久不见。”

莉娜蹲在地上,抚摸着狗子身上的毛发,回过头,甜甜地和爷爷打招呼。随后,莉娜站起身来,将阿尔介绍给格瑞姆。

“这些是我的朋友,这位是阿尔弗雷德大人,他有一些事情想请教你。”

格瑞姆听到是有求于自己,冷哼一声,背过身,返回自己的屋子里,完全没有接见阿尔的想法。

其实这一趟,阿尔没有动用武力的打算。但是一大早就吃个闭门羹,破坏了阿尔的好心情。

待会儿先用金钱攻势,实在不行就劫持这个老头!

阿尔朝塔纳托斯打打眼色,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学者,他出手就够了。塔纳托斯心有灵犀,手掌轻拍衣袖,示意收到!

老头子站在窗户后面,默默地观察院子里一行人。他自以为没人看得到自己,可实际上,阿尔鹰眼之下,将他的位置感知得明明白白。

“格瑞姆学者,这是100金票,如果你能帮我破解这个东西,另外还有总价值5%的分成。”

阿尔左手金票,右手草图,对着格瑞姆挥舞,吸引他的视线。

“这,这是……”

窗户后的格瑞姆原本一脸不屑地看着阿尔,可当他掏出藏宝图的时候,老头子忽然神色大变。

格瑞姆颤颤巍巍的倚着门柱,跌跌撞撞地冲出房间。

阿尔这才看清了格瑞姆的全貌,他看似挺高的,可实际上,下半身空空荡荡,是木质的假腿支撑着他的身躯。

不知道出于什么想法,格瑞姆的假腿做得特别修长,甚至影响了他的行动。吧唧一下,格瑞姆摔了一个狗啃泥,最后甚至不顾形象,以手做脚在地面上爬行。

要不是莉娜和瑞塔帮了一把,恐怕他要一路爬到阿尔脚边。

阿尔蹲下来,看着眼前瘫坐在地上的格瑞姆。

“你认识这个藏宝图?”

“藏宝图?你在开什么玩笑!”

格瑞姆一把将藏宝图从阿尔手中夺过,小心翼翼地珍藏在怀中,视若珍宝。

“爷爷,这不就是树皮和麻草编织的东西么?它有什么价值?”

莉娜见爷爷如此失态,好奇地开口问道。

“你还记得我一直在研究的东西么?莉娜。”

格瑞姆看向莉娜,手指着‘藏宝图’,异常郑重地解释起来。

“这就是我要找的,或者说,是我要找的那东西的一部分!”

格瑞姆脸上写满了虔诚,语气也逐渐变得狂热起来。

“我作为破碎地带的原住民,一生都在追寻祖先的荣耀。按照我的研究,在几千年前,破碎地带曾经是一块巨大的陆地,龙牙港和它比起来,都是小巫见大巫。”

“而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是我们强大而又善良的我们祖先,他们生活富足,航海的技术远远超过了现在。”

“当时另外一片大陆上的都是蛮夷,接受我们祖先的统治和保护,就算是诸神,也要和他们平等相处。”

“老头你说啥呢,航海技术不是随着星象和罗盘完善,才逐渐进步的吗?”

塔纳托斯有点听不下去了,人类都喜欢吹嘘自己的祖先,但是也要有个限度才行。

要是不出声打断,恐怕这个世界,在格瑞姆口中,都会是他祖先征服的了。

“你这个小杆子懂什么?!!”

格瑞姆就像炸了毛的刺猬,不容许塔纳托斯有一点玷污他的祖先。

“这...这就是证据!”

“这可是我的东西,别给我弄坏了。”

阿尔看着眼前的闹剧,不忘提醒格瑞姆一句。

“你的东西?这是我们原住民祖先的宝物,是被你们外来者掠夺的文化!”

格瑞姆大有舌战群雄的态度,气焰嚣张地看着阿尔,打定主意要强占藏宝图。

只是巨大的实力差距在这儿,阿尔雷霆之势就从格瑞姆手中将藏宝图抢了回来,并且把它重新放回怀中。

“爷爷,这个东西的制作时间不超过5年,怎么会是远古的东西?”

格瑞姆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莉娜,重重地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要是不说出点什么,是没有机会夺回先祖遗物了。

“再放上十年,在你眼里,它还是5年之内制作出来的东西。”

“这一切都是伪装,是为了防止敌人认出宝物。”

摇摇头,格瑞姆继续说道

“可没想到,连自己的后代都被这样的手段迷惑住了,真是……”

“赶紧说正题的!”

阿尔感觉这个老头子又要开始怀‘念伟大的荣光’,催促他尽快进入正题。

“总之,这个东西记录的,是破碎地带远古时期的洋流状况。”

“就这些?”

阿尔可不会相信格瑞姆如此简单的说法,悄悄侧过身,让三张藏宝图露出一角。

“如果仅仅是记录的洋流的话,我都有海图了,这东西还是把它们丢到大海里去吧。”

阿尔甩出一张金票,打发叫花子一样丢给格瑞姆。

“塔纳托斯,我们走。”

阿尔肯定不会随便丢掉,说出来就是为了唬住格瑞姆。

对阿尔来说三张图能看懂最好,看不懂无伤大雅。但是对格瑞姆来说,这是他身为原住民,一生的追求。

就看他愿不愿意赌!谁先出声,就是投降。

阿尔拉着莉娜,塔纳托斯带着瑞塔,不顾瘫坐在院子里的格瑞姆,一起沿着小路离开。

“莉娜,扶我起来!”

走到山坡的拐角,阿尔听到格瑞姆认输的声音,停下脚步,露出了胜利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