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59章 心与心的劫

作品:海盗计划|作者:香辣香菇酱|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4-12 04:14:18|字数:2069字

龙牙港西部,黄金鹿角号、利剑号和灯塔号挨着个,停靠在岸内。

阿尔带着吉克、塔纳托斯离开后,过去的三天时间,风暴冥府临时的最高指挥官,由骷髅海盗三兄弟担任。

由于只会执行阿尔的命令,它们所以丝毫没有放松对海盗们的严格要求。

眼眶里燃烧着幽冥鬼火的骷髅,不需要吃饭和休息,所以可以每时每刻盯着大家,海盗们反而需要更加努力工作,避免被找茬。

比起此前在海上的生活,驻留在船上的海盗们的生活没有一点放松下来。

只是再高压的管理,船上的海盗们,尤其是在甲板上巡逻的,依旧是各个心不在焉,翘首期待第一批的伙伴们归来。

掐着手指算日子,还有一天时间该回来了吧。

“看!是阿尔弗雷德船长,还有塔纳托斯!”

伴随着夜幕落下,阿尔在海盗们的惊呼声中,赶回到港口的码头上。

“塔纳托斯,腿怎么都软了?你不会那方面不行吧。”

“就是,可不能在龙牙港给我们风暴冥府丢脸!”

“是哪个小妖精这么厉害,赶紧给我也介绍介绍。”

船舷边,躁动不安的海盗放声大笑。

不知道塔纳托斯是不是在陆地上过了三天,一时间不习惯大海上的生活,还是今晚的女招待太磨人,让他的腿肚子发软。

爬软梯返回黄金鹿角号的时候,塔纳托斯脚下拌蒜,要不是船上的同伴拉了一手,他恐怕要丢大人。

阿尔一行又多了两个人,来自惹火会馆的莉娜和瑞塔。

莉娜所知的学者在隔壁的一座海岛上,阿尔打算趁着三天时间,由她带路,去见一见这位学者,能够尽快破解藏宝图最好。

而瑞塔就更简单一点,她就是害的塔纳托斯腿软的罪魁祸首。

偷偷观察阿尔他们的时候,瑞塔本就对塔纳托斯观感不错。后来在知道阿尔无望之后,更是直接瞄准塔纳托斯这个年轻小鲜肉。

暗拍酒会上,塔纳托斯没有出手。反而是在随后的自由挑选时间,瑞塔稍稍流露一点风情,塔纳托斯这个纯情的小处男就乖乖上钩,匆忙间献上了自己的处子身。

一共用了半个小时出头,阿尔觉得这个表现,没有那些海盗老油子说得那么不堪,不至于坠了风暴冥府的威名。

等到召集返回的时候,阿尔看到塔纳托斯恋恋不舍的样子,索性帮她包下了瑞塔三天时间。

吉克继续留在龙牙港负责监督海盗们,阿尔和塔纳托斯一起渡岛,就当来个心神放空之旅。

日落的时候,龙牙岛和几个外岛之间最后一班渡船就已经离开,阿尔只能临时从黄金鹿角号上抽调了10个人,大家一起划着接驳船,在朦胧夜色中,朝着闪烁微弱灯光的灯塔行驶过去。

“塔纳托斯,为什么你们船上还有女人和小孩?”

瑞塔小鸟依人的倚在塔纳托斯的怀里,目光如水地看着塔纳托斯。

“你说的是希伦、爱莎、苔丝和维纶吧,她们是阿尔弗雷德船长的女仆和仆从。”

塔纳托斯低下头,看到身下丽人娇艳的红唇,忍不住低下头轻轻一点。

“风暴冥府并不忌讳女人商船,如果你愿意...”

塔纳托斯的话还没说话,瑞塔就回应了她一个更炙热的。

塔纳托斯对于这样一个女人,在她面前几乎卸下了心防。平常在黄金鹿角号上,他一向极力避免在人前显示和阿尔的良好关系,但是在瑞塔面前,塔纳托斯毫不讳言。

甚至,自己未来会踏上路径,以及担任船长的事情,塔纳托斯都毫无保留地吐露给对方。

在他心里,或许还有些渔夫孩子的自卑。面对瑞塔这样的丽人,总是忍不住地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表现出来。

瑞塔感受着塔纳托斯有些‘贪婪’地索取,心底却开始盘算起其他的事情。

她现在处于女生的黄金年龄,同时也是上岸的最好年龄。对于爱情,她早已不抱希望,唯一渴求的,就是能过上正常一点的富足生活。

而按照塔纳托斯所述,风暴冥府是一个非常有潜力的海贼团,如果能搭上线的话,是最好不过的归宿。

自己的姐妹莉娜傍上了船长,而自己和他的好兄弟建立了深层的关系。一切就看三天之后,如果莉娜也能锁住那个男人的心,说不定……

“这个东西你看得懂么?”

船首灯下,阿尔从三副草编的藏宝图中,选出一张交到莉娜手中。

长方形的框架内,3条细长的枝条将之分割为4个小的长方形区域。而每个区域内,则有长短不一的树皮麻草绳,它们以直线和曲线的方式连接,再次分割成各种复杂的图形。

有些麻草上,还有贝壳和石子附着在上面,似乎是充当着某种坐标。

一路上,阿尔和莉娜的交流并不多,仅限的几次都是阿尔在询问,莉娜在一旁解答。

莉娜作为工具人非常称职,在将藏宝图接到手中后,举起来仰着脑袋细细查看,时不时还用鼻子凑上去闻一闻。

“这种东西我并没有见过,但是按照我的经验判断,它是由棕榈树的树皮混合麻草制成的,而且制作它的年份也并不久远,应该是在三年之内。”

莉娜不敢看得太久,将藏宝图还给了阿尔,生怕知道太多会有杀身之祸。

黄金鹿角号上的老水友们,也有类似的判断,阿尔点点头,对莉娜的分析表示认可。

“是那个老头把你卖到会馆,你不恨他么?”

阿尔好奇地看向莉娜,从她的身上,阿尔看不到情感的颜色。

“毕竟当初是格瑞姆爷爷把我从奴隶贩子手中买过来,能健康的活到现在,我就要感恩了。”

“而且,爷爷的研究是他一辈子的心魔,如果卖掉我,换来的金币能做出贡献的话,就相当于报恩了吧。”

莉娜转过头,对着阿尔嫣然一笑。

可是同样的,阿尔依旧没能从她身边看到任何的颜色。

求一求推荐票,感谢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