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309章 孝王的手笔

作品:穿成病娇太子掌中娇|作者:楼星吟|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9-14 22:08:30|字数:2122字

祁嫣正在劝慰冷慈,段栾就过来了。

段栾进屋后,紧闭房门,与屋内的三女低声相诉,当告诉叶辰与祁嫣不同的处理办法时,冷姚与冷慈纷纷看向祁嫣。

祁嫣没有第一时间就否定殿下的办法,她认真的思考着这个办法的可行性,问了段栾几个问题,段栾都回答了。

确定这个办法没有遗漏错算的地方,祁嫣点头答应了,让段栾开始办事,悄然的带着冷慈离府。

接下来的设局,冷慈最好就是全程不露脸为妥。

冷姚叮嘱了冷慈,让她别再寻短见,若再有下次,她会跟着一起去黄泉。

冷慈闻言连忙摇头,表示不再会寻死。

现在有太子妃替她做主,冷慈其实已经后悔冲动行事,明知太子妃是个心软的主子,她若实话实说,太子婚不会视而不见,定会出手相助。

就这样,冷慈被段栾悄然带走,随后冷姚便用一个枕头放入被子里,佯装有人,随后放声大哭。

祁嫣看着冷姚这哭戏,不由暗叹,这丫头不去现代当个演员,实在是可惜了!

就这样,曹管家配合着,冷慈被谣言逼的悬梁自尽的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似的飞出了外面。

凤城的百姓们,都在议论纷纷。

更有甚者,还有人质疑祁嫣的清白。

这不,就连祁嫣尚未与太子大婚前,便与梅思年往来的那些子虚乌有的情意,也给牵扯了出来。

其实吧,这些祁嫣身正不怕影子斜!

可怕的是,没过两天的,流言的风向变成了,祁嫣喜欢的人不是梅思年,而是孝王叶皓!

听到孝王二字,祁嫣心底发寒。

果然,原主犯下的蠢事,这么快就来了!

上一次孝王叶皓来,祁嫣是借着碎玉一事,表明了自己不想与他有任何关系,各自安好就成。

可现在看来,在府邸暗中监视的人,便是孝王叶皓。

而那两个粗使婆子盯着冷慈,故意说那些杀人诛心的谣言,真正的目标,并不是冷慈,而是祁嫣!

冷慈是奴,更是祁嫣买回来的奴。

若冷慈名节受损,祁嫣是主人,又岂会好过?

凤城关于祁嫣与孝王叶皓的谣言四处,这谣言从何出来的,叶辰已经让段栾都查清楚了。

一直在暗中派人盯着,就等收网。

杜盈入土为安,凤城的风波再起,祁润堂兄仍是将自己关在屋子里,足不出户。

堂兄与嫂嫂的感情深厚,他们并不是父母安排的婚事,是属于自由恋爱结成的姻缘。

在棺材里剖腹产下的两个侄儿,祁嫣是将他们抱到了自己身边养着,让奶嬷细心照料。

祖父年纪大了,也不懂如何照顾小奶娃。

姑姑在帮她训练凤隐,抽不开身。

至于祁曼与祁琛已经去了青云学院,家里一下子就冷清许多。

祁嫣看着小摇床上的两个奶娃,思绪飘的有些远。

叶辰从屋外进来,他步伐放轻,“听冷姚说了,你在这里,我便来这寻你。”

“殿下。”

祁嫣看向他,“有什么事,我们出去说吧,别扰了两个孩子睡觉。”

“好。”

叶辰听她的话,与她同行。

出了屋子,外面的雨倒是停了,只是寒意更甚。

地上的雪凝成了冰,若走路不慎,就会滑落。

祁嫣与叶辰沿着长廊走着,直到一处八角亭,“殿下,这几天可有抓到鱼?”

“是孝王的人。”

叶辰声音苦涩。

曾经,他是真的拿叶皓当弟弟的。

可是,叶皓来凤城后,做的事,却一件比一件让叶辰心寒。

先是在他的府邸放七夜蛇,咬伤了井言,这事叶辰还没去找他算帐。结果现在又来搞事情,是把他当成了可以随意揉捏的柿子?

祁嫣也有耳闻外面的谣言,“关于我与叶皓曾私下定情一事,殿下怎么看?”

“这子虚乌有的事,我不会信的。”

叶辰摇首,表明了自己的坚持。

祁嫣摸了摸鼻子,觉得有些事,还是要说清楚比较好,要不然以后她的处境会更加被动。一旦叶皓那人没底线,联合起梅思年,再一次搞事情,她难保不会被人泼了一身污水!

“殿下,未与你大婚前。叶皓确实是有送过我一块玉饰,没过多长时间,他便去皇陵给太后守孝。直到与你大婚,我都未能将那块玉饰还给他。上一次,他来凤城,我让段栾把玉饰还回去了。”

祁嫣不喜遮掩,直接把这事给坦白了。

叶辰听见后,挑了挑眉,“只是还回去?我怎么觉得,你还有事没告诉我。”

他对叶皓也算了解,叶皓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祁嫣眼神不敢与叶辰直视,小声解释说道,“我把玉饰摔碎了,才让段栾送过去的。我想告诉他,我是一个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人。曾经的少不更事,不代表我会为了叶皓而与殿下生了嫌隙!更不可能与殿下为敌!”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不会与殿下生嫌隙……

不可能与殿下为敌……

这一句又一句的甜言蜜语,让叶辰听得心花怒放,脸上却正了正色,“好好的玉,你退回去就行,碎了它等于是在打孝王的脸。孝王,是一个心机颇深的人。招惹一个这样的劲敌,你不怕后悔吗?”

“只要孝王,没有与闵太师联手,那我没什么好怕的。”

祁嫣实话实说。

她这只是一句玩笑话,却不曾想到,会让叶辰提起警觉!

叶辰的好心情,瞬间消失殒尽。

尽管他不想承认,但他多年来调查的结果,这个时候,终于有了一丝线索!

闵太师与孝王,似乎很早就有了联系。

去皇陵替太后守孝,是叶皓自请提出来的,但大力支持的人,却是闵太师。

也正因为有闵太师的鼎言相助,燕帝才会直接同意了。

闵兰就算是与睿王成亲了,但闵太师并没有全力支持睿王,仍有所保留。

若闵太师支持的人是孝王,那么……凤城这接二连三的事,就是他们联手策划的!

呵!

叶辰感慨了一句,“闵太师这只老狐狸,藏得可够深的!嫣儿,我不得不告诉你,你的猜测应该是真的。闵太师与孝王是一伙的,我们得做好准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