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37章 436分别

作品:夫君,来种田|作者:一浊|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6-01-04 19:25:10|字数:2054字

新年,在长兴侯府并不怎么愉快的氛围中度过了。

到底是有了隔阂,哪怕徐长风和徐朗祖孙心中都有彼此,却再没了最初的亲近。

徐长风后悔不已,却又不知道怎么来圆。

林晓和徐朗都是能不和徐长风碰面就不碰面,倒是宁静轩里有致远、唐越和白清风三个孩子,还有三个没回家的师傅而显得热热闹闹的。

二夫人常氏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病情越来越重了。

三月份,二夫人常氏撒手人寰,去的时候人是昏迷的。

长兴侯府办起了丧事,气氛显得愈发压抑了。

好在没多久黑熊岭陆陆续续过来不少人,郎书志带着一家五口人过来,李大和老彭大哥都带着人过来,小小的宁静轩愈发热闹了。

几个小的被致远留在了宁静轩,院子大有地方住,儿时的玩伴过来,哪怕身份不同了,致远也没有摆架子。好在黑熊岭的人不知道致远皇子的身份,只以为他是长兴侯府的少爷,敬畏之余还是亲近居多。

林晓许久不见这些人,也在宁静轩招待女眷。

郎康氏抱着刚出月子的二儿子给林晓看,“生下来的时候七斤多,白白胖胖的,跟柔柔那会儿可不一样。”如今给郎家生了两个儿子,她一下子说话底气都足了似的。

彭王氏也是两个孩子的娘了,“我现在就特别想再生一个闺女。”

这几年黑熊岭陆续有孩子出生,也是邪门了,一个闺女都没有。结果弄得黑熊岭名声在外,一个个都挤破了脑袋想要住到黑熊岭去。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黑熊岭出了一位世子爷。现在整个鱼粮县城谁不知道,黑熊岭村那是能跟京都的长兴侯府说的上话的。多少富贵人家都在黑熊岭买了地,如今的黑熊岭可真是寸土寸金,没点儿本事都别想在那落户。现在何文年一天牛气的,也开始摆谱了。你想见里正,不好意思,没功夫,排队候着吧,人家帮长兴侯府世子打理田产,忙着呢。

林晓逗着两个小的,“真好。”

彭王氏笑,“喜欢自己也生一个。你这刚成亲,长兴侯府是大户人家,想要立住脚还得有自己的孩子。听嫂子的,我告诉你啊,这怎么才能有孩子……”

郎康氏那么腼腆人也低声说了法子,弄得林晓哭笑不得的。

“我和徐朗不着急要孩子。”她才十九岁啊,还想再玩几年呢。

“竟说胡话,你都多大了,还不要孩子?”

接下来以林晓为中心,两人陈诉了各种要孩子的理由,把个林晓说的头都大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我会考虑的。”

结果两人不依不饶的,依然劝。

等送走了两人,林晓头疼了,有气无力的趴在床上。

徐朗进来的时候看着她笑,“这是怎么了?”他跟几个大哥见面喝了不少,倒是挺开心的。怎么自家小丫头这么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林晓诉苦,诉说各种被人欺压的苦处。

徐朗坏笑,“这有什么好纠结的。”他欺身过去,“不如,咱们试试吧。”

夜,还很深……

五月初,常思春早产生下一个女婴,她没能等到被扶正,只来得及看了一眼闺女,就去了。而随着常思春的过世,那一段小妾谋害正房,侄女毒死姑母的过往也随之淹没了。知道内幕的只是几个主子,无论是长兴侯还是徐朗他们,都不会有人泄露这些。这一段就永远成为了历史。

林晓和徐朗商量了一下,让这女孩养在了二夫人常氏的名下,将来也能算个嫡出,免得这孩子长大了身份尴尬。

家里添人了,最高兴的要数老侯爷了,虽然只是个孙女,可对于人丁单薄的长兴侯府依然是个喜讯。

二房没有个女主人,长兴侯把孩子带到院子里亲自教养,显然是怕儿子再把这个孩子给教坏了。他身边也没有个女人,本来他是想让林晓帮着养的,毕竟致远从小被养的那么好。不过林晓现在的态度,徐长风心里没底,也就没敢提。

致远现在越来越有主子的样儿了,哪怕见到徐朗,也可以做到喜怒不行于色了。才十二岁的致远,林晓一方面为他感到骄傲,一方面又担心孩子压力太大,三不五时的就把孩子带在身边谈心,就是怕致远给自己太大的压力。

好在致远在单独面对林晓的时候依然是那个爱撒娇的小孩子,他喜欢抱着林晓的胳膊说着自己的委屈,说师傅有多凶,说父皇有多冷漠。

哪怕唐震天很在意这个儿子,可对致远依旧是严厉多于亲情。这也就让致远在心里更加亲近徐朗和林晓。不过孩子很聪明,表面上却是在疏远徐朗,反而跟林晓没有什么顾忌。

这样的做法让唐震天很放心,却也没有提给长兴侯府世子任何的实质官职。

徐朗也不提,他似乎就喜欢做生意,每日里忙着打理商铺,让唐震天很放心。唐无念找了徐朗几次,提出要治腿,年前徐朗以生病为借口推脱了,年后又说要准备,这一准备就准备到了五月份。

徐朗和林晓都知道皇家无情,两人活了那么久可不是摆设的。随着致远的成长,出去游历的话再次被两人提上了日程。

因为要远行,这一走就不知道要多久。徐朗和林晓不再避讳,大部分时间都把致远带在身边亲自教导。

孩子早就有了心理准备,虽然不舍,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牢牢记住二位长辈的话,愈发像是个小大人似的。

六月份的京都温度正好,最适合踏青游玩了。

这一日林晓和徐朗带着致远出去踏青,唐越和白清风似乎也想去,却被致远第一次拒绝了。

两个孩子也想出去玩,却又不敢违背皇子的意思,眼睁睁的看着人家三口人上了一辆马车,状态亲密。

白清风感叹,“他们看起来就像一家人。”真羡慕。

唐越蹙眉,“怎么感觉像是要分别了似的?”

白清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