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35章 434你们家的破事儿我不管

作品:夫君,来种田|作者:一浊|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6-01-02 19:29:10|字数:2089字

门外一直偷听的徐长风一个趔趄好悬没栽倒了。

这丫头,肯定是故意的。

自己天天来,天天找借口要见孙子,都被这丫头挡住了。

明知道自己已经知道错了,还这样不依不饶的,你能不能有点儿晚辈的自觉。

徐长风是后悔了,后悔重罚了孙子,却又觉得左右是自己的孙子,打了也就打了。哪个大户人家不是这样的,没听说谁家晚辈挨罚还敢跟长辈生气的。

“晓丫头,我是爷爷,给我开门。”毕竟是孙媳妇的房间,哪怕徐长风是长辈,也不好硬闯。

林晓翻了个白眼,这会儿想起你是爷爷了,打徐朗的时候想什么来着?

无视徐朗哀求的目光,林晓冷笑。

“是侯爷啊,我可不敢高攀,我和徐朗就是乡野来的村姑愚汉,傻了吧唧的上赶着孝顺人家,结果还弄得一身的不是。我们乡下人没见识,是高攀错了。我已经禀明了圣上,等徐朗伤好了就回家。这些日子的住宿费、伙食费我会付给长兴侯府的,现在这里是我们夫妻的地方,还请侯爷回去吧。”

林晓真的生气了,在徐朗说清楚一切后,徐长风还是不管不顾的责打了徐朗,人差点儿被打死,这哪里还有一点儿亲情可言?

徐朗好心肠的理解,林晓可不是个好说话的。

转世重生你就不认这是你孙子了?

你既然都能狠下心肠来,我们为什么不能?

林晓警告徐朗,“你要是愿意留下来就自己留下来吧,朝廷那边唐无念的腿你不能给治好,至少也得在致远成长起来以后再给治病,不然别怪我当做不认识你。”她冷着脸威胁,“左右这京城我是不待了,你愿意待就自己留下来好了。”

当初过来是徐朗孝顺,不想徐长风一个人孤单。如今事情都说开了,徐长风显然没有了当初的亲近,徐朗被责打成这样,如果再留下来,那就都尴尬了。

与其别别扭扭的生活在一起,莫不如彻底分开了。

徐朗也清楚这些,如今徐长风是没有选择,不然是说什么都不会再承认他的。那一日在祠堂,他甚至有种错觉,爷爷是真的要打死他的。

说不寒心是假的,可换位思考,徐朗能理解老人,却也不再有当初的亲近了。

感情有了裂痕,是最难以修复的。

这些日子徐长风一直没过来看望,想来也是不知道怎么面对他吧。这两天虽然要见,可是徐朗清楚,只怕见面了还不如不见。

所以他才会答应林晓,“等我好了咱们就离开。”

唐无念的腿只要他不给治疗,唐无念就永远没有问鼎皇位的机会。徐朗正愁怎么拒绝,也许离开是最好的办法。

唐震天没有多余的子嗣,当初康王世子是笼络了不少人,可是随着康王世子的过世,这些人渐渐的也就不成气候了。唐无念一直表现的无欲无求,如今腿瘸着,他就算再不甘心也没有办法。

致远养在长兴侯府,名义上是长兴侯府的嫡子,只要这个消息保护的好,等待几年后孩子成长起来,唐震天已经清除了朝堂上一切障碍,那时候致远也就安全了。

徐朗夫妇悄悄把致远叫回房间,三口人说了一夜,也不知道嘱咐了什么,反正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三位先生发现这位未来太子的眼睛是红肿的。

徐朗这一次伤的比较重,眼瞅着快过年了人也没出屋。

就在这个时候二房却传出来消息,二夫人常氏不行了。

没办法,林晓如今还是长兴侯府名义上的女主人,她让人请了太医,不得已亲自去了二房,结果就看了一眼,她就惊呆了。

“二婶这是中毒了。”随行来诊治的太医也震惊了,肯定道:“的确是中毒。”

事情最后惊动了长兴侯徐长风,他一脸阴沉的出现在二房,听说常氏中毒后就一直这样,甚至怀疑的目光看向了林晓。

只有彼此在时候林晓冷笑,“老头,你信不信,我要想让一个死,有一百种办法让人发现不了。”她瞥了一眼哭的泪人似的常思春,“你自己府里的事儿,最好还是审问一下这个府里的人吧。”

动不动就把屎盆子扣在我们头上,真当我们好欺负啊。

徐长风知道林晓是个骄傲的人,不会在这件事儿上说谎。之前也是他糊涂了,才会第一时间想到徐朗和林晓。

仔细想想,那两个年轻人,可从来没有主动害过任何人。哪怕二房咄咄逼人,他们也只是反击而已,却每次都留有余地。

这样一想,徐长风又是一阵后悔。

该表示的表示了,林晓对二房可没有什么亲近之意。她走个过场就回家照顾自家男人去了。

徐朗身上的伤已经结疤了,伤口长肉痒痒的心烦,看到林晓回来他忙问怎么样了,气的林晓想揍他。

“就知道关心别人,也不看看自己都什么样儿了?”说是这样说,林晓还是把情况说了。“已经病入膏肓了,中毒太深,没救了。”

徐朗听了直叹气,“我上次就察觉不对劲,没曾想……”上次挨打就一直病着,不然他也能提醒爷爷一下,可惜了。

“你难过做什么,他们是自作自受。”说是这样说,林晓还是一阵愤恨。“他们也是活该,那常思春以为自己做的多秘密似的,我一看她眼神就知道肯定是她下毒。”

果不其然,不到晚上的时候二房就传出消息。毒,的确是常思春下的,被徐长风逼问后已经招认了。

徐长风气的病倒了,那边太医暂时稳住了常氏的病情,却也说活不过三个月了。

徐长风让人通知林晓去处理这件事儿,林晓当时就回绝了。“你们家的破事儿以后别找我。”还嫌我们被欺负的不够是不是?

可当听说老人真的病倒时,林晓虽然生气,到底去处理事情了。末了还跟徐朗抱怨,“我这心软的毛病肯定是被你传染了。”

嘴硬心软的小丫头,让徐朗喜欢的什么似的。“知道你最辛苦。”他一脸讨好,“娘子,晚上我随你处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