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34章 433你到底是谁

作品:夫君,来种田|作者:一浊|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6-01-01 19:15:06|字数:2107字

徐朗就像是看了一场跟自己无关的闹剧,至始至终他没有为自己辩解什么。

可当房间里只剩下祖孙二人的时候,徐朗双膝跪地。

“爷爷,节哀!”

不管怎么样,老人失去了一个孙子是不争的事实,徐朗清楚,爷爷从始至终都是在维护自己,这不等于老人就真的老糊涂了。

徐长风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徐朗笔直的跪在地上,丝丝寒风入骨,他却像是无知无觉似的,一动不动。

终于,老人睁开了眼睛,眸子里却满是凌厉。

“你……到底是谁?”

这么久,不是没有怀疑过的。那个从小痴傻的孙子,突然变得这么优秀,老人是欣慰的,可是午夜睡不着的时候老人又觉得彻骨的寒冷。

那个呆呆傻傻的孙子,跟眼前这个有城府的他都看不透的人,真的就是一个人吗?

徐朗苦笑,果然来了。

“爷爷,我说,我就是您的亲孙子,您信吗?”徐朗抬头,毫不避讳的看着老人的眼睛。“就算我跟以前不一样了,就算是有人作证,难道爷爷真的不相信我吗?”

徐朗有些难过,放弃悠闲自在的日子,回到长兴侯府这个大染缸,到底是对是错?

如果连爷爷都不再相信自己,那他们回来还有什么意义呢?

徐长风一脸痛苦,“我愿意相信你,可你也得拿出让我相信你的理由。”

徐朗从怀里掏出那个玉佩,“这是徐家的传家宝,爷爷曾经说过,玉佩有涅槃重生的功效,爷爷可否相信这话。”玉佩在徐朗手上,像是活过来了似的,那上面的朱雀似乎有一层如火的光泽。

徐长风眯起眼睛,“你什么意思?”

“我跟您讲一个故事吧。”徐朗顿了顿,“这个故事有点儿长,希望您老不要害怕。”

长?

害怕?

徐长风挺直了腰板,似乎在彰显自己的身份。

徐朗从二十一世纪说起,从医药世家徐家说起,从那个叫徐朗的孩子有记忆开始说起,直到那一次意外…….

徐长风呆呆的听着,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孙子,似乎已经忘了思考。

徐朗眼神迷茫,似乎忘了时间的概念,平静的语气讲诉着那两世的过往。末了道:“您记得我说过,不想跟您回长兴侯府吗,那是因为三弟在我胸口刺了一刀。当年爷爷还问过,为什么我的胸口没有刀疤。”徐朗苦笑,“那是因为,当年的徐汉卿真的已经死了,我只是转世重生的徐朗而已。”

他抬头,看着呆呆的老人,“您……还愿意认我吗?”

房间里,祖孙二人一跪一坐,似乎都忘却了时间的概念。

宁静轩里,林晓在致远的陪同下吃了一顿饭,心不在焉的。直到小六子来禀报,二房两口子被关在自己的院子里不得出来,两人才齐齐松了口气。

知道唐越和白清风把事情办妥,致远也不耽误时间了。告别了师傅就回去上课了。

林晓在宁静轩却左等右等还是没有等到徐朗,天将傍晚却听到老爷子开了祠堂教训徐朗的消息。

林晓吓坏了,忙带着人去了长兴侯的院子,祠堂已经关闭了。

长兴侯府连夜请了太医,徐朗被重罚,高热不退,三位太医忙活了一个多时辰才控制住了病情。

夜里林晓亲自守在徐朗身边,冷着脸把守在徐朗身边的长兴侯赶走了。

“不敢劳烦侯爷,徐朗是我的男人,我自己会照看的。”林晓不顾徐长风的阻拦,愣是把徐朗带回了宁静轩。

徐长风一脸纠结,却什么都没有说。

林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儿,可看徐长风复杂的脸色,多少猜到了几分。

知道徐朗不是自己那个傻孙子了,不想认了?

不再是嫡亲的孙子了,你想打就打,想罚就罚,真当我们徐朗是泥捏的啊?就算是徐朗没脾气,你问过我了吗?

我林晓的男人,还轮不到旁人来欺负,谁都不好使!

致远得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孩子一大早饭都没吃就过来探望,一看爹被打的还昏迷着,这护短的性子像极了林晓,孩子的小暴脾气顿时爆发了。

“走,去找长兴侯。”带着唐越和白清风两个小跟班,致远怒气冲冲的去找徐长风。

那边林晓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儿,却压根没拦着。

不是当我们徐朗没有亲人好欺负吗,那就让老头你看看,我们家徐朗可不是没人疼的。

长兴侯徐长风接到未来太子不伦不类的旨意,真是哭笑不得的。

自家的孙子和孙媳妇,以后还不能罚、不能打,连骂都不能了,这还是自己的孙子吗?

一想到昨儿怒气之下开了祠堂重罚了孙子,徐长风又是一阵后悔。

孩子有什么错呢?难道是怪孩子不该杀了汉成吗?可那时候他一不认识汉成,二来是为了自保,三来……也是因果报应吧!

徐长风突然有些后悔,想要去看看孙子,可一想到林晓的态度……罢了罢了,孙子娶了媳妇,早就不是自己的了。

几天后,徐朗的伤没有那么重了,已经能轻微动弹了,林晓这才开始找后账。

“徐朗,你是怎么答应我的?就给我弄了一身伤回来,你是傻子吗?”

面对怒火冲天的小娇妻,徐朗讪笑着不吭声。多说多错,他还是闭嘴吧。

徐朗不说话,林晓就有一种打在棉花上的憋屈感,气的恨不得找人打一架。“你别以为你不说话就没事儿了,你是傻子吗?跪的膝盖都肿了,不疼是不是?板子打在身上不疼是不是?不怕腿被打折了是不是……”林晓一口气的质问,好悬没把自己憋到。

徐朗一副认打认罚的模样,还轻轻拍着她后背帮她顺气,一副“我错了你随便罚”的乖巧模样。饶是这样,依然没让林晓放弃数落。

“我跟你说,这件事儿没完。谁白打你都不可以,我林晓的男人就是我私有的,谁动都不可以。”

外面小南弱弱的禀报,“夫人,管家来回话,侯爷病了,想让世子去瞧瞧。”

林晓怒,“有病了不会找太医啊,真当我们家徐朗是他孙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