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33章 432疯子的话你们也信

作品:夫君,来种田|作者:一浊|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5-12-31 21:39:19|字数:2108字

徐长风颤抖着手指着胡言乱语的侯四,怒道:“这就是你们说的证人?”当谁是傻子啊!

徐谨瞪大眼睛怒视侯四,“侯四,你给我说清楚喽,你是怎么对我说的?”这人,难道被人收买了?

侯四似乎被打怕了,听到徐谨的动静吓得一哆嗦。

“二爷饶命,二爷饶命,世子真不是我杀的,是少爷杀了世子,我看着少爷一刀捅进世子的胸口……不不不,是世子一脚踹死了少爷,少爷摔在石头上磕死了,是世子杀了少爷……啊,死人活了,死人活了,二爷,救救我,救救我,有妖怪,世子是妖怪,他不是人……”

侯四尖叫,“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人不是我杀的,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不是我要杀你,是少爷让我们杀死你的,谁让你是长兴侯府的世子,二爷和二夫人想让三少爷做世子,你就该死,你就该死,不,不要杀我……”

早在侯四开口的时候徐朗就知道,这人肯定是目击者,不然不可能说出当时的诡异。他脸色有那么一瞬间铁青,恨不得杀了此人。可听着他这些胡言乱语,徐朗又是哭笑不得的。

二房还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这是把人给吓傻了啊。

徐朗感叹:天底下果然没有不透风的墙。天理昭昭,谁做什么都不要想瞒过老天爷。

“爹,您别听胡四乱说。”徐谨吓了一跳,这个侯四,怎么什么胡话都说出来了。“儿子可没有觊觎长兴侯府世子的位置啊,您老别听侯四的。”他不住磕头,明显的做贼心虚。

徐长风怒斥,“我自然不会相信一个疯子的话。”他眸子里有杀机一闪即逝,“来人啊,把这个疯子拖下去。”不管怎么样,这个人是留不得了。

二夫人常氏尖叫,“不行,只有他能证明我儿是被那徐汉卿杀死的,徐汉卿,杀人偿命,你还我儿子命来。”她挣扎着起身,就要扑到徐朗身上。

徐朗微微侧身,常氏摔倒在地,哭天抢地。

“儿啊,你死的好惨啊,老天爷不开眼啊,怎么让这凶手好好活着,我可怜的儿子啊。”母亲哭儿子,不管多么可恨的娘,大抵对儿子的感情都是真挚的。

这一刻徐朗心有戚戚然,“二婶你起来吧,您放心,我不会不管您和二叔的。”

心软,大概是徐朗最大的弱点。

两世重生,徐朗都活在太平时候,哪怕前世长兴侯府步步杀机,偏生他是个傻子什么都不懂,即使最后被徐汉成所杀,他感叹的也只是不能在爷爷身前尽孝。所以哪怕面对凶残的二房,他能恨,却不能真的像他们一样痛下杀手。

“不用你假好心,你杀了我儿子,你不得好死!”常氏见大势已去,恨的咬牙切齿。

徐长风冷哼,“放肆,常氏,你最好弄清楚自己的身份。”哪有这样对世子说话的。

常氏尖叫着大笑,“哈哈哈,长兴侯府,也不过如此,汉成你看着吧,他们都不得好死,都不会好死的啊……”

徐谨皱眉,这个时候说这些,不是找死吗。

“常氏你够了。”他还有理智,本就是他们想害人,现在徐汉卿大事已成,自己这边再胡搅蛮缠,弄不好会丢命的。

一个庶出的没出息的儿子,另一边是如初生朝阳一般的孙子,爹会选哪一个再清楚不过了。

“徐谨你个窝囊废,儿子都死了,你还在那帮着仇人。”常氏已经不管不顾了,“我的汉成,你死的好惨啊。你看到了吧,这就是你那个窝囊废的爹,你被人害死他都不敢报仇。是了,徐谨你娶了小妾,还想再生是不是?我告诉你,没门!”常氏疯癫大笑,“徐谨,我儿死了,我也让你断子绝孙!”

这话太恶毒了,徐长风大声道:“你们都是死人吗,二夫人疯了,来人啊,送她回去。”

徐朗微微蹙眉,盯着常氏看,发觉她有点儿不对劲。可惜没把脉,他也弄不清楚。

那边管家带人把常氏拖下去了,她还要尖叫,被人捂住嘴发出“呜呜”的声音,不一会儿就没了声音,显然被拖远了。

徐长风冷漠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老二,你太让我失望了。”

徐谨不住叩头,一个字都不敢说。

“你年纪也不小了,朝廷那边的差事我会让人给你请辞。从今以后,你就在家养老吧。”

做出这样的决定,徐长风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儿子的差事本就是自己给找的,他胸无大志,那不过一个闲差,如今他这样不知进退,未免长兴侯府有麻烦,干脆让他在家待着吧。这样将来太子即位,长兴侯府也可以少了许多麻烦。

徐谨这个人,变数太大了。

一个不知道进退的人,如果再有太子跟长兴侯府这层关系,天知道他会弄出什么事儿来。

徐谨一听傻眼了。

“爹啊,儿子今年才过不惑,不想这么早就养老啊。”您老人家都没养老呢,凭什么让我这么早就养老啊。

当然了,这话徐谨是不敢说的,他不住的磕头。

“儿子之前糊涂了,被汉成的死打击了,爹您就饶了我吧。”徐谨大哭,“儿子也就汉成这么一个儿子,爹您老也是看着汉成长大的,他先走了,儿子白发人送黑发人,这心里难受啊。”

这话戳了老爷子的心窝子,“老二,爹明白你的心思。可你千不该万不该,不该跟你媳妇一次一次的害汉卿,他是咱们府的希望,你们两口子,太让我失望了。”徐长风不想多说,“你回去吧,以后没事儿也不用出院子了,过年的时候有心的话过来磕个头也就是了。”不想来也就算了。

徐谨傻眼了,呆呆的跪在那。

“爹,您老这是不想要儿子了吗?”

徐长风把头扭到一边,不去看他。

从小养大的儿子,这一刻老人比谁都要难过。

徐谨看着华发满头的老人,眼泪扑簌簌而下。“爹保重。”这一刻他突然有点儿后悔。

徐长风看着儿子蹒跚的背影,突然道:“老二,你还年轻,保重身体吧。”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他不想再经历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