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15章 你把我困在这里,就是禁锢我的自由!

作品: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作者:玉楼人醉|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4-17 12:07:24|字数:2026字

好笑的道,“皇上不用多想,你没有亏待我,也没有人可以亏待我,觉得亏待了我的,我都会去自己拿回来。

至于安东王府,我没有任何损失,皇上也拿到了自己想要的,如此是最好的安排,我不觉得自己被亏待了,也不委屈。”

君之雁捋她过来,以为她的血可以唤醒自家母亲,安东王想要拿她解毒,紧要关头他也是下不了手,君东华愚蠢的绑架她,最后却让安东王府丢了兵权。

该惩罚的已经惩罚,不该惩罚的,那就放过,她不会在这些事情上耿耿于怀。

人生太短,美美美还来不及呢,她哪有空想这些亏待不亏待的!

君北夜听罢,心头蓦的一软。

一手将她的脑袋摁进了怀里,低低感叹了一声,“小傻瓜!”

也只有她这么心大,才会不计较一次两次的被人家绑架劫持。

他一手摁过来,乔如星觉得自己的发髻都被他弄乱了,嚷嚷道,“皇上,放手放手,头可断,血可流,发型不能乱!”

君北夜:“……”

与他在一起,还要什么发型!

大手摸上她脑袋上的玉簪子,微微用力一拔,她一头乌黑明亮的鸦青色长发顿时便像瀑布一般飞泄而下……

纷纷扬扬的落在了她的肩头上,带起阵阵清香。

他一下子着了迷,微微俯身,亲口勿了上去。

乔如星:“……”

“亲爱的,我昨晚没洗头。”

“没洗头也很香,星星,你怎么那么香。”

君北夜整张脸都埋进了她的发间,觉得死在里头也愿意。

乔如星:“……”

男人有毛病啊!

她懒得理他,继续拿起小镜子捯饬自己的脸。

两人一个专心口勿着她的发丝,一个专心捯饬自己的脸,倒也十分和谐。

马车夜以继日,哒哒哒的往京城赶。

……

与此同时,某一处山涧。

溪水潺潺,四周是连绵起伏的青山。

溪水旁边有一坐小石屋,灵珠郡主已经在这座小石屋里住很久了。

小石屋里还有一个不会说话的小丫头,每日给她做饭,她饿不死,竟也出不去。

四周是山崖,她爬不上去,唯一的出口是面前的溪流。

按道理,她沿着溪流是可以出去的,可是溪流咕咚咕咚流淌,然后消失在了一片桃林中。

那一片桃林不知被下了什么魔咒,她无论如何都钻不出去。

试了无数次,在里头转来转去,转来转去,转了大半天,最后还是转回小石屋这边。

她不信这个邪了,每日钻,每日都在重复的做无用功,差点没气死了过去。

问那小丫头,那小丫头摇摇头,表示什么也不知道。

灵珠郡主不死心,她绝不轻易妥协,她一定要出去,找到云随那家伙,将他剁了,剁成一块块喂狗!

她好心让他做贴身侍卫,他倒好,竟然将她捋走,竟然将她关到这鸟不生蛋的地方!

啊啊啊!

灵珠郡主恶狠狠的啃掉了手上的玉米,身子一跃而起,又飞进了那一片桃林里!

有志者事竟成,只要功夫深铁杵磨成针,她就不信她出不去!

她每走一步,就在走过的桃树上做一个记号,以免自己重复回头。

她像个小木匠一般,勤勤谨谨的在上头做记号,一边做一边走,一边走一边做……

走了半天,然后发现自己又是在同一个地方转圈圈。

无论做了什么记号,她都是在一个地方转圈圈,只是这个圈转得有点越来越大而已。

灵珠郡主郁闷得一头撞上了树干,她撞死自己算了!

不想,她的脑袋还没撞上树干呢,便被人拎住了后衣领,阻止了她这种作死的行为!

灵珠郡主呆怔了一下,感觉到了熟悉的气味,猛的转头,看见了云随那张面无表情的脸。

妈的,狗男人,可总算出现了!

灵珠郡主磨牙霍霍,抬手就要给他一掌。

他不躲不闪,她的一掌还真是拍在了他的心口上。

只是,她的力道不大,对他来说,像是挠痒痒,他眸光定定的看着她,湛蓝的双眸里没有半分的愧疚和歉意,好像捋她来这里是干得理所当然似的。

灵珠郡主看得一股子火蹭蹭蹭的往上窜。

运气真气,真气悉数聚集在掌心,一掌又朝他拍了过来。

云随轻轻伸手,一下子便捉住了她的手腕,嗓音低磁沙哑,“好了,别闹。”

灵珠郡主怒目圆瞪,“我这是闹吗,本郡主这是想要取你狗命!云随,你好大的胆子,你竟敢劫持本郡主!”

云随低低道,“嗯,我敢。”

灵珠郡主:“……”

妈的,她要砍了这不知图报的狗东西!

猛的用力要扯回自己的手腕。

他却捉住她的手不放,身形一下子移动,仿若幻影一般穿过桃林,眨眼便将她从桃林中带了出来。

灵珠郡主看自己出了桃林,还以为是出了外头,正心头一喜,不想,欢喜不过一秒,看见了前面熟悉的环境,熟悉的石头屋子……

艹,竟是又回到了这鬼地方!

她转头,两手叉腰,杏眼一瞪男人,冷声道,“云随,本郡主命令你,赶紧的带本郡主出去,本郡主在这里住腻了!”

云随看了她一眼,迈开大步往里走,没什么表情的道,“这里怀景优美,有吃有喝,世外桃源一般,有什么可腻的。”

灵珠郡主跟上来,冷哼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你把我困在这里,就是禁锢我的自由!”

她话本看多了,也是出口成章的。

云随顿住脚步,看她一眼道,“郡主可真是太天真了,自由算什么,生命才是最可贵的。”

说罢,又抬脚往里走。

灵珠郡主气哄哄的跟了上去,攥着拳头道,“本郡主生命和自由都要,你凭什么把我困在这里,云随,识相的话就赶紧放我出去,不然,等到定南王府的铁骑踏来,你小命不保!天王老子都救不了你!”

云随一点不在意,懒懒道,“那就等你定南王府的铁骑来了再说。”

定南王府再厉害也不能只手遮天,能找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