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06章 个个对我死心塌地,非我不可!

作品: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作者:玉楼人醉|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4-14 14:37:59|字数:2080字

君之雁看见皇帝和贵妃离开,立即进去看自家父王。

君东城还在后惊后怕之中回不过神来。

出了安东王府,上了马车,君北夜一手将乔如星捞在了自己的膝头上,俊脸蹭在她的颈脖间,低低问,“可查到什么没有?”

乔如星低低感叹道,“原来真的是有情族的,我看到了情族的一整本族谱,君北夜,你中了我的情毒,从此以后,只能有我一个女人了,真的不是开玩笑。”

她原本还不太相信这种诡异的事情的,可是看了君之雁母亲的东西,让她更加确定了情族是真的存在的。

君北夜忽然啃了她一口,低低道,“有没有中你的情毒,我从此以后也是只有你一个女人,所以,你是什么族对我来说,一点都不重要。”

乔如星沉郁的心情听得这话倒是拔云见月一般,一下轻松了不少,转眸笑眯眯的道,“原来皇上是如此深爱我的呀!那怎么办,你只能有我一个,我可不一定就只有你一个,我可以有整个后宫的男人的,个个对我死心塌地,非我不可!”

乔如星突然间很好奇,跟他睡过的男人会染上情毒,是个个都会呢,还是只得一个会。

要是个个都会染上情毒,个个都非她不可,那她不是女海王么!

我的天!

想想就劲爆!

君北夜听得她这话,看着她一副渣女的得意模样,大手一抬,直接捏住了她的小下巴,磨了磨牙道,“乔如星,你是活腻了是吗,朕还不能满足你,嗯?你还想要去睡哪个?”

乔如星被掐住了命运的咽喉,呵呵道,“我就说说,说说而已,皇上息怒,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君北夜把她的小嘴揉圆搓扁,“说说也不准!”

说多了难免成真!

乔如星点头,“好好,不说,不说!”

君北夜看见她应得那么快就知道她是在敷衍,瞪了她一眼,最终俯下身,狠狠咬住了她!

这死孩子,一看就是欠收拾!

乔如星不过就是想皮一下,谁想这男人竟然炸毛了,恶狠狠的攻城掠池,恨不得要一口把她生吞了似的!

她像一条搁浅的鱼,被禁锢得死死的,动弹不得,只能张开嘴巴大口大口喘气。

他趁着她张嘴喘气的当儿,又是一阵恶狠狠的的掠夺。

差点没将她弄了个窒息!

直到她被折腾得焉焉的倒在一边,他才捧住了她的小脸,低哑问,“还敢不敢朝三暮四,想要一整个后宫,嗯?”

乔如星气虚喘喘,“皇上,暴力镇压不过一时,你镇压得了我的人也镇压不了我的心,哼!”

君北夜:“……”

磨牙霍霍,“看来还是惩罚得不够呢,乔美美,朕让你知道什么叫从一而终!”

说罢,欺身而上,再次将她牢牢压在了身下。

乔如星被欺负成了一条咸鱼,毫无还手之力,偏偏在马车上她又不敢太过挣扎,生怕前头的马车夫会听到,只能任由他各种折腾。

简直成了一块面团似的,被狗男人揉来搓去,身上的衣裳都一不小心被撕成了一片片。

马车停下,乔如星看着身上七零八落的衣裳,再看看自己心口前的青紫,气得差点没一脚将狗男人踹飞出去。

奈何被弄得没了力气,脚都抬不起来。

只能恶狠狠瞪他,磨牙道,“臭流氓!”

君北夜盯着她的心口,眼神炙热,刚刚的手感让他脑子一阵一阵犯昏,沙哑道,“乔美美,你长大了。”

此去经年,那感觉绝对不是记忆中可比!

乔如星翻了个白眼,废话,她当然长大了!

待看见他眼神落在的位置,瞬间明白他说的长大是哪里长大,差点没一口老血。

抬脚一脚踹了过去。

君北夜一手捉住了她的小脚,邪恶的掐了她一把,凑过来低哑道,“小野猫,还这么有力气,看来是惩罚得还不够。”

乔如星:“……”

气鼓鼓瞪着他,可是面颊绯红,这副瞪人的样子,不但不吓人,还十分的软糯可爱。

他凑过来,口勿了她的唇角一口,低笑道,“好了,今日不折腾你了,不许再想着男宠三千,看看你,身子娇弱,连朕一个都不能满足,还敢肖想别人呢!”

乔如星:“……”

她不想说话了,男人太狗,她暂时斗不过他!

还以为自己功夫不错,力气不错,不想,在狗男人面前,那叫一个身娇体软易推倒!

乔如星意识到了自己与男人之间的差距,颇为有点幽怨。

君北夜长指帮她把盘扣一粒一粒扣起,有些被他刚刚粗暴的拽掉了,扣不起来。

他只能把自己的披风一扬,裹在了她的身上,将她裹成了一条粽子,这才将她抱下了马车。

径直将她抱回了后院厢房里。

乔如星今日奔波了一日,刚刚在马车上又被折腾得死去活来,此刻被他抱着,馥郁的暗香缭绕,她放松下来,还没进了厢房呢就揽着他的颈脖睡了过去。

君北夜原本要抱她去洗澡的,她在外头游荡了一日,脏兮兮的。

可是看她睡了过去,只能作罢。

担心她裹着披风睡得不舒服,他又亲手帮她换了中衣。

换衣裳的时候,不可避免的又看见了她姣好的身子,于是,趁着她熟睡,放肆的看了好一会。

最后,看得自己进了沐房,狠狠泡了一阵冷水澡。

乔如星可能是马车上被欺负得憋屈,于是睡了一个梦调解憋屈的心情。

梦里,她成了女海王,身边围绕着一大群貌美如花的美男子。

美男子有的帮她捶腿,有的帮她捏肩,有的帮她抿头皮,有的帮她敲脚底……

反正就是莺歌燕舞,各种侍候。

乔如星快活得成了一个女王,梦里都咯咯笑。

君北夜坐在一旁,秉着高烛处理急件,听得她魔性的咯咯咯笑声,抬眸看了过来。

然后就看见她打横的躺在那里,怀里抱着一只大枕头,笑成了一个花痴,不时的咂巴着小嘴,一嘴角的口水。

君北夜:“……”

是梦见了什么好吃的吗?

无语的走了过来,拿起手帕子,帮她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印子。

乔如星梦里继续作死,软糯糯的道,“宝贝,不是那里,往上一点,用力些昂,好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