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03章 身边一个美丽的姑娘正在给他喂药

作品: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作者:玉楼人醉|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4-13 13:59:13|字数:2020字

乔如星笑道,“王爷果然爽快!那本美人也不转弯抹角了,就想问问君之雁的娘亲是哪里人?情族的人聚居在哪里?王爷是怎么遇见二公子的娘亲的?又是怎么知道本美人身上流着情族的血脉?”

既然她身上流着情族的血脉,她总得要知道情族的血脉来自何处。

而且,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身上流着情族的血脉,安东王却知道了,这让她很不安。

安东王好像早就预料到她会过来追问一般,面上没什么太大的表情,只是陷入了一种茫然的追忆之中。

什么时候遇见小桦的?

说来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可是,初见时的景象还那么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仿若昨日。

安东王想起初见时的情景,沧桑的面容忽然流露出了一抹温柔至极的笑意。

连带苍哑的嗓音也温柔了许多。

那一日是大雪纷飞,他伏击了一大队试图闯入北燕的山匪,在与他们打斗的过程之中中了剑,一路上撑着策马回来,不想最终在经过悬崖峭壁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一脚踏空,坠下了万丈深渊。

还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不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一间茅草屋里,身边一个美丽的姑娘正在给他喂药。

姑娘穿着粗布棉衣,不施粉黛,不戴簪环,可是容貌姝丽,冰清玉洁,不染尘埃,美得像是仙子下凡尘。

她一口一口吹着汤药,然后一口一口喂到了他的口中。

他被她的容颜吸引住,光顾着看她,都忘了吃药,咕咚咕咚的,药汁从唇角流了出来。

她估计是喂了许久,最终不耐烦了,干脆一口将汤药灌进自己的口中,然后俯身,捧住他的脸,强行把汤药喂了过来。

他震惊至极,就这么看着她,都忘了反抗,汤药就这么咕咚咕咚的流入了自己的口中。

等到灌完汤药,她这才离开了他,擦了一把嘴唇,冷哼道,“一个大男人,喝个药都磨磨唧唧,像什么样!”

他听得又羞愧,又生气!

他好歹是堂堂安东王,掌管一方的王,这个小丫头片子,她怎么敢!

他面色一怒,想要开口斥责她,不想还没开口呢便扯到了伤口,他痛得倒吸一口凉气,面色一下煞白,冷汗狂冒。

姑娘看见他这个样子,冷笑道,“你的命可是本姑娘救的,没我的允许,可不要把自己作死了!”

说罢,小手掀开了他的衣裳,看见他腰腹处的伤口渗出了暗红的鲜血。

立即把一旁准备好的草药“啪”的一下给他敷了上去。

动作很重,毫不温柔。

他痛得又倒吸了一口凉气,瞪了她一眼,微磨了磨牙!

想要斥责她的,无奈力气不继,只能作罢。

姑娘完全无视他的怒目圆瞪,扯过一条白布,哗啦啦的就给他裹住了伤口,裹得十分丑陋,丑陋得不堪入目那种。

他看得呲牙咧嘴,却又拿她没办法。

一连半个月,她都是这般爱搭理不爱搭理的样子照顾他。

虽然她态度是差了点,药是极好的,不到半个月,他便恢复了许多,行动自如了。

起身走出茅草屋,这才发现这里是一处深渊之下,四面是高耸入云的崇山峻岭,不见人烟,仿若世外桃源。

小姑娘一个人生活在这里,养着大群的狼,每日以鲜花露水为生,偶然还会打打猎。

为了帮他养身子,就打了一头野猪回来,每日用中草药熬汤,帮他补身子。

他喝了一个月的中药汤,吃了一头野猪,从此以后闻见中药味就想吐。

她不知道他喝腻了中药汤,还是每日给他熬。

熬完汤之后,她嫌弃自己满身的中药味,每回都会去茅屋后的潭水里洗个澡。

今日也一样,熬完汤药便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潭水里,像一条美人鱼一般在里头游来游去。

他正在观察此地,恰好行到此处,看见她除衣,跳水,光秃秃的在潭水池里游来游去,雪白的肌肤在湛蓝的碧波中散发出绚灿夺目的光芒。

他整个傻了眼。

嗯,是被美傻了眼!

有些姑娘穿上衣裳很漂亮,脱掉后更漂亮,她就是此款姑娘。

纤细矫健雪白的身姿,毫无挂碍,无忧无虑,像一尾漂亮的鱼在水里游来游去,游来游去……

他知道站在这里偷看不合规矩,是流氓所为,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成精了的双眼,它不由自主的追随着她的身姿,一刻也舍不得离开。

一双脚更是钉在了原地一般,压根挪不动。

她感觉到有人,微微转眸看了过来,一头海藻般的头发披散在身侧,一张沾满了水珠的小脸忽然潋滟出了好看的笑意,“噗嗤”一声就笑了。

笑声如银铃般清脆。

他被她笑得回过了神来,顿时才觉得鼻间有两股热意,抬手一摸,一手鲜红。

竟然像个愣头青一般流了两管鼻血。

她咯咯咯的笑了,继续在碧波里游荡,海藻般的长发遮住了她的大半个身子,若隐若现的,更是让人血脉喷张。

鼻息间的那一股热意好像又要喷涌出来,他仓皇的转头,大踏步的离开了这里。

从此以后,他就受不住她在自己的面前晃了。

每当她在自己的面前晃,他脑海里就会自动呈现她月色下月兑了衣裳的画面。

然后,鼻尖的热意翻涌,不忍直视她。

她倒完全无所顾忌,每天还是像一匹小野马一般,来无影去无踪,不是去打猎就是去采药,不是去采药就是去采花,偶然也会抚琴。

一张破琴,不知她从哪里捡来的,她抚得曲不成曲,调不成调。

他在花树下练剑,每每听得她胡乱的抚琴就觉脑壳痛,忍不住扔了剑过来指点她。

等他的身子完全养好,她的一曲《凤求凰》已经抚得行云流水,十分的流畅了。

可是,他却有点不舍得离开了。

在这山谷之间,深渊之下,日出而起,日落而息,没有任何凡俗琐事,过的简直是神仙眷侣的生活。

他对这样的生活竟然生出了眷恋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