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02章 眸中闪过一抹掩藏不住的惊艳!

作品:贵妃她又轰动后宫了|作者:玉楼人醉|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4-13 13:59:19|字数:2030字

“是是,多谢贵人大人有大量,不与小人计较,小人必定谨慎行驶,绝不再犯此等错误!”

男人十分客气恭敬的认错。

看了一眼亭亭玉立站在甲板上的乔如星,眸中闪过一抹掩藏不住的惊艳!

君东华一挥手道,“行了,行了,别挡道,赶紧靠边吧。”

“是是。”

男子恭敬的应下,往身后一挥手,示意舵手赶紧的把船只使开,然后又朝画舫这边歉意的拱了拱手。

君东华转向君北夜,十分歉意的请罪道,“江上贸易来往频繁,东临国进东洲的船只良莠不齐,东临国偏僻之地,百姓野蛮,与东洲百姓时有冲突发生,屡屡整顿不能停止,此番竟然冲撞了圣上,还请圣上治罪。”

看似请罪,言语里倒是对这江上贸易不满。

毕竟这江上贸易是君之雁一手打造起来的,他就是因为这江上贸易名声大臊,在父王的坚持下,先皇才答应册封他一个庶子为世子。

把他这个嫡长子弃如敝履。

他不知道这江上贸易,其实最大的功劳是君北夜,君北夜才是幕后主导一切的人,君之雁不过是明面办事的人。

安东王府也不安宁,三位公子明争暗斗,其中君东华和君之雁一直是斗得最厉害的。

君北夜当然知道他心内的小九九,淡淡道,“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天下熙熙皆为利来,百姓为了挣一口饭吃,有冲突很正常,王公贵族之家,衣食无忧,还能为了一点小事兄弟相残呢。”

君东华听罢,神情微的一顿,很快便恢复了笑意,恭敬道,“圣上说得是,圣上心胸广阔,心怀天下,是微臣狭隘了。”

君北夜点头,不再看他,跟乔如星站在甲板上头赏景。

君东华命人重新摆上了酒席,恭敬请两人继续入座。

乔如星又坐下来吃了一会,赏了一会两岸美景,又听了一会美人弹琵琶,这才跟君北夜离开画舫上了岸,打道回府。

君东华一路跟着,恭敬侍候,直到君北夜挥手让他告退,他这才恭敬告退离开。

乔如星看了他一眼,觉得安东王府这三位公子真是各具特色,没有一个相似的。

大公子君东华,一副朝廷老臣一般,恭谨而恭敬,二公子君之雁,温润如玉,谈笑之间樯橹灰飞烟灭,至于三公子君东城,那就是风流纨绔小公子。

三位公子三个妈,倒是难得安东王对君之雁的母亲还情深似海,惦记了这么多年。

想到安东王,乔如星想要再去会一会安东王,问问他关于情族的事情。

回到宅子里头,君北夜的亲卫陆续进来要跟他禀告事情,都是急事。

乔如星回了厢房,换了一身黑衣,高束起长发,做成了一个小公子的打扮,悄无声息的出了宅子,往安东王府走去。

君东城觉得自己最近见鬼了,真的见鬼了!

他刚刚去香满楼找平安,问她世子爷有没有虐待她,平安满脸懵圈,说她没见过世子爷。

两人对话了一翻,平安指天发誓她没有去过三公子的别院,更加没有被世子爷带走,她一直都是乖乖的呆在香满楼。

君东城觉得自己玄幻了,傻眼了!

在别院里跟他下了一日棋,呆了一天一夜,然后被君之雁带走的人难道是个鬼哦!

他不信这个邪,知道君之雁在王府父王这里,他想要过来问问君之雁,那日他带走的是人还是鬼!

不想,来到王府门口,看见了一个俊俏至极的小公子!

啊不,不是俊俏小公子,是一个俊俏至极的小姑娘,他一眼认出来了,是那日君之雁带到王府来过的小姑娘。

小姑娘怎么一个人站在王府门口。

他立即把“平安”的事情丢到了后脑勺,整了整衣裳和头上的玉冠,风流倜傥的过来,摇着折扇,温柔的问,“姑娘站在王府门口,是等人么?”

乔如星转眸,看见是他,笑道,“我要进去见安东王爷,小公子可以带路么?”

“可以,十分可以,不胜荣幸,不知姑娘见我父王所为何事?”

君东城被美人梨花一笑,晕头转向了,也没想过其实这样不妥就答应了人家。

“我见安东王有事,有劳小公子带路了。”乔如星十分江湖豪气的朝他拱了拱手。

这王府的门童办事太慢,他说要进去禀告一声,禀告了半天都不出来,她实在是等得不耐烦。

“举手之劳,姑娘这边请。”

君东城晕头转向的就将她带进了王府,径直往安东王所在的东厢房那边走。

到了东厢房那边,君之雁也在,君之雁看着君东城和乔如星,一时间有点错愕。

贵妃娘娘怎么过来了?

不是跟皇上微服私访去了吗?

乔如星看向安东王道,“王爷,我想要跟你谈谈,不知你有没有时间?”

安东王看见是她,点头道,“好。”

然后,把两个儿子毫不留情的赶了出去。

君之雁满脸忧色。

上次贵妃娘娘和父王待了一会,父王出来就闹出家,这又跟贵妃娘娘待一处,出来后会不会直接寻死?

贵妃娘娘好邪门的说!

君之雁越想越十分不放心。

君东城没想到这漂亮美人真是来见父王的,他还想跟美人待一处呢,可是竟然就被父王这么无情的赶了出来!

不能置信!

留恋不已!

两人盯着东厢房的大门,俱是不舍得离开。

里头,安东王整个人苍老了许多,一夜苍老。

不是指人,是指那种感觉,苍老迟暮的感觉。

铮铮铁骨的安东王,最终不是败给了岁月,而是败给了情深。

他看着乔如星,嗓音低沉的道,“贵妃娘娘此次来安东王府,是想要找本王算账?”

中气不足,微微有种力气不继的感觉。

乔如星径直在一旁的圈椅上坐了下来,二郎腿一翘,十分随意的道,“本美人是那般睚眦必报的人么,人美心善,本美人主要是过来跟安东王爷谈谈心的。”

安东王不以为然的道,“谈心就不必了,贵妃娘娘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本王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