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344章 全文完

作品:妖孽王妃:调教傻子王爷|作者:夏夕幽|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5-06-30 09:55:15|字数:2457字

“小然紧张?”看着安然双手紧紧揪住衣服,锦渊把她的手拿过来。

废话,说不紧张是假的,人是最为重大的事情耶。

“成亲以后我们就该要个孩子了”锦渊把她头上的凤冠摘下来。

孩子?安然瞪大了眼,不,她还没想到那么远,何况墨云都还没教好,她哪里有时间再要孩子?

想到这个,安然的面容变得严肃:“夫君,孩子的事情先放一放”

床底下的墨云连连点头,没错,看来他躲在这里是对的,这锦渊果然不是什么好人,把他娘亲拐了也就算了,居然还妄想让她抛弃他,实在是太过分了。

“小然不喜欢孩子?”锦渊皱眉,不会啊,她很喜欢墨云,照这样看来,她应该很喜欢孩子才对。

“不是,夫君忘记小云了吗?”离墨云长大还有长长的时光,她要好好带他。

“以前是不可以,现在六界安定,我自然是要好好教导小云的,等小云长大以后我们再要孩子也不迟”

实际上,神的岁月万年长,她又不打算要很多的孩子,一个就足矣,干嘛要那么早生?

听说生完孩子身材都不好了。

“你可以教导墨云,我们的孩子我来教就可以了”锦渊把她的头发放下来,顺带把她的外衣给除去。

在思考的安然完全没发现,就让他伺候自己。

“不行”安然摇头,她还是不想那么早生孩子。

“小然是担心什么吗?”锦渊把自己的衣服给脱掉。

“我是怕小云会多想”墨云看似天真,实则很缺少安全感,不然他不会那么黏她,何况她答应了魔神,要好好照顾他,但是她都没有尽到这个责任。

“都说了你只管生就好,我来教”锦渊把安然扑倒,安然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身上只剩一件里衣了。

刚要说什么,嘴就被锦渊给堵住,安然想反抗,奈何力气没有他的大。

在屋子里的气氛越来越高的时候,锦渊停了下来,看着床底下:“谁”

安然扯过被子,窝在他的怀里,锦渊五指张开,墨云哇哇大叫的被他抓在了手里,看到小小只的墨云,锦渊和安然两个人的脸色齐齐黑了。

“重名鸟,把墨云给我带出去”锦渊怒吼一声,把手中的墨云大力往外一扔。

重名鸟没来得及赶来,幸好闪闪在,它稳稳的接住了他。

“我要去看看”安然怕墨云会出点什么事,自尽渊的怀里爬起来就想走,锦渊会让她离开才怪,大手一伸,把她抓了过来,继续洞房花烛。

神宫上,因为多了锦渊,开始变得热闹起来,不要误会,不是安然总是和锦渊腻歪,或者是甜甜蜜蜜,打情骂俏,而是墨云和锦渊杠上了。

洞房那天晚上,锦渊和安然一翻运动,筋疲力尽的相拥而眠以后,墨云瞧瞧爬上了床,早上醒来,看到在床上的墨云,两人齐齐一怔。

锦渊最先反应过来,不顾安然的阻止,再次把墨云扔了出去。

从此,墨云就恨上了他,他把安然抢走他就不说啥了,居然还处处和他作对,叔能忍婶不能忍,于是两人时不时的打起来。

“夫君,你多大个人了,还和个小孩计较”安然头疼,他一定是太无聊了。

“就是,赶紧滚吧,这里不是你家”明明妖神宫才是他的家,他哪里来的滚回哪里去。

锦渊被他的话激怒,把墨云自安然的怀里抢过来,于是,新一轮大战开始。

安然懒得理会两人,自顾自的离开,发现天天和锦渊对打对墨云也有好处,为了打赢锦渊,他就不会偷懒修炼了。

果然实战是最好的老师。

与此同时,北尘历劫归来了,不过他最先去的不是行宫,而是冥界,安然得知消息的时候,拿出照天镜,从里面一看,好热闹。

“冥君,你给我出来”北尘提着剑在冥宫门口大喊,神色愤怒,大有冥君一出来就把他咬碎的节奏。

娘的,给他弄了个那么丑的女人,还让他爱得死去活来的,最后还那么狗血的死去,当他历劫归来,回顾自己一生的时候,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就不能给他安排好点吗?起码要给个差不多点的美女吧?让他狗血死去也没啥,但是不要让他死得那么窝囊行不行?

居然自杀,想他堂堂的北星君,会因为一个女人想不开吗?还是因为个丑女,这要是传出去,他不用混了。

“北星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阎王嬉皮笑脸的自殿内出来。

“冥君呢?赶紧让他出来,躲在里面当什么缩头乌龟?”北尘揪住阎王的领子,面目狰狞。

阎王额头上滑落冷汗:“君主出去历练了,还没回来”

鬼才信,北尘把冥君甩到一边,一怒之下,把冥王殿周围的曼珠沙华全铲除,还不够解恨,最后把整个冥界的花都除去。

冥界本来就植物稀少,唯一盛开的花都被除去了,一眼望去,全都是光秃秃的,连鸟毛都没有一片。

冥君那个气啊,就到安然那告状。

他是秉公办事,何错之有?北尘居然到他那发难,算什么英雄好汉?

安然觉得也对,于是就罚北尘把除去的曼珠沙华都种上,北尘自是不服的。

“听说茶花仙子回来了,师兄要我为你赐婚吗?”安然挑眉,语气关切。

“种,不过是几株花而已,难得到我吗?”北尘话未说完,就像一阵风般消失。

安然勾唇笑了,看着镜子里的冥君:“阿冥哥哥可否满意?”

冥君看着安然那双白色的眼眸,唇边挂着淡淡的笑意:“自是满意的”

北尘好歹是她的师兄,她这般罚他,已经是对得起他了。

“嗯,没事了”安然收了法术,把照天镜收了起来,打了个哈欠。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很嗜睡,还喜欢喝酸的东西。

“夫人,酸梅汤来了”刚疑惑间,心儿就端了汤水过来,以前安然不吃东西,这神宫里没有什么她需要做的。

最近这段时间安然莫名其妙的想喝汤了,于是心儿就忙了起来,不过她也挑剔,只喝酸的,甜的和咸的一律不喝。

“夫人,你是不是有了?”心儿好奇的问,她不知道神仙生孩子是怎样生的,不过凡间上,怀了都是喜欢喝酸的。

安然差点握不住手中的碗:“不会”

她每次都有注意,不会怀上的。

“还是找个大夫来看看吧,你这样真的很像怀上了”心儿关心的说道,这要是有了孩子还这么不注意的话就惨了。

安然觉得挺对,把太白找来,太白没有搭脉就连连朝她恭喜。

还真的怀上了,安然额头滑下黑线,第一时间去找锦渊算账、

锦渊被狠狠的打了一顿,不过心里却是得意的,这么快就怀上了,说明他能力是杠杠的。

有了,自然是得要的,安然虽然不情愿,不过也认命了。

神胎不于凡胎,安然整整坏了一年才生下,是个男孩,当看着锦渊满头大汗跪倒在床前时,安然满足的笑了。

幸福,大抵就是如此吧,在经历了所有的磨难以后,她和他还能执手,只愿以后岁月静好,此生安宁。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