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99章 笑不达眼底

作品:腹黑王爷傲娇徒|作者:木夕熙|分类:幻想奇缘|更新:2021-02-24 19:14:03|字数:2042字

黄金是什么,啊,就是铜钱呀,有钱自是不愁吃穿。

陈大人忽然觉得自己又俗了,对不起自己这吏部尚书的官位,整日钱呀权啊,好歹自己当初也是状元郎之身。

寒门子弟啊,不易,不易呀!

“大人,您这急匆匆,有事?”孤北辰笑着打招呼。

陈大人瞅着他温润淡雅的笑,越瞅越舒服。

“北辰,来,过来。”他招了招手,示意孤北辰靠近点,有些话,不好让旁人听见。

孤北辰朝前一步,轻声道,“大人有何吩咐?”

“没什么吩咐,就是问问今日朝堂上,步首辅要将嫡女嫁给安王,你有何看法?”陈大人眼神深沉,一脸严肃。

孤北辰一怔,很快平静下来,“微臣以为,是好事。”

“噢?如何这般认为?”陈大人不解,想听其高见。

“诸位王爷,无论纳正妃或侧妃,自是出自各位朝臣贵女,听闻步首辅千金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算不曾显露,亦不会太差。步首辅位高权重,却主动示好,各种心思,却不是北辰这般小辈能猜测的。”孤北辰依旧一脸温润,出口声音更是娴雅好听。

陈大人默了默,很快又点了点头。

神色淡然,很是满意。

转身进宫,陈大人的心思注定已改变。

孤北辰站在身后,眉眼笑意依旧,却不达眼底。

*

御书房里

“皇上,小女佳瑶不懂事,老臣已经领着去步首辅府上道过歉了。”陈大人站在一旁,言语谨慎得体。

仁宗皇帝瞟了他一眼,“几位皇子都开了府邸,你说朕是不是该考虑立太子之事?”

陈大人一个突突差点没站稳,皇上刚才是问立太子之事?他稳了稳心神,开口道:“诸位王爷各有千秋,才识过人,不分伯仲。”垂首赔笑,小心翼翼。

他不过一个吏部尚书,若是随意开口,都要得罪诸位皇子,说不定皇上早有打算,眼下要找个屎*盆子硬要往自己头上扣,无论立了谁做太子,他都是比窦娥还要冤的那个,他倒是想建议,他敢吗?!

陈大人顿时觉得里衣从前心湿到了后背,各种忐忑,心里宛若惊兔,眸子更是不敢往上抬,唯恐皇上一个不小心治他一个大不敬之罪。

“你倒是回答的好,不分伯仲,朕不过问问,你倒是越来越向步首辅看齐了。”仁宗皇帝也不恼,呵呵一笑,眸子却沉了沉。

陈大人赶紧跪下,不敢再多言,心里却犯了嘀咕:老臣要是像步首辅一样,这会儿还会跪在这儿,让你奚落?

再说,那是只狐狸,逗弄狡猾的狐狸,这般的重担,不还得皇上您亲自出马?

“行了,你起来吧,那步首辅家的嫡女印象如何?”仁宗皇帝笑了笑,示意他赶紧起身。

陈大人起身,瞥了一眼一旁的蒲团垫,还说不让人跪,这蒲团垫子都准备好了,可不就是让人跪的,难道还能看不成。

君心难测,果不其然!

一瞅皇上眯眯的眼睛,不达眼底的笑,还说步首辅是狐狸,分明他才是最像狐狸的那个,不光是狐狸,还是一只狠心的狐狸。

“回皇上,步首辅才高八斗,这嫡女自然也不错,知书达理,秀外慧中。”陈大人想起孤北辰的话,忽然觉得,把步首辅的闺女嫁给安王也不错。

“嚄,这么说,做安儿的侧妃,也不错?”仁宗皇帝端起茶盏,悠悠地喝上一口,漫不经心道。

陈大人差点惊掉下巴,皇上刚才说什么?他没听错吧,侧妃?

皇上竟让步首辅家嫡女做安王侧妃?

陈大人忽然有些同情起步首辅来。

不过,若是安王将来继承皇位,这侧妃也是将来的贵妃人选,倒也不算委屈。

眼下,皇上莫不是想立安王为太子?

陈大人这下不淡定了,这,这算不算猜到了皇上心中的秘密?

他抬手抚了抚额头的汗珠子,有些惶恐不安。

“朕这御书房很热?”仁宗皇帝又道,眼睛依旧微眯。

“不,不热。”陈大人心一虚,忙垂下头。

仁宗皇帝凝着眉,淡淡地扫过他的脸颊,眉眼说不上凌厉,却也让人后背生寒。

陈大人觉得全身呼呼冒冷风。

背上的汗珠子将里衣打湿了一遍又一遍。

这御书房确实呆不得,容易让人窒息啊。

“明日早朝,陈大人应该不会告假,”仁宗皇帝神色不变,“对吧?”

陈大人脸上一半吃惊,一半暗叹,“老臣不敢……不会告假。”

仁宗皇帝笑了笑,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陈大人躬身退下的时候,偷偷打量了一眼。

奇怪,皇上脸上竟莫名地添了喜色……竟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陈大人不敢往下想,脚下一使劲,像生了风,跐溜便出了宫门。

福公公远远瞅着,心下暗腓:这吏部的官员,这利落的脚步,怕是武状元都比不得。

转身回去奉茶,“皇上,这陈大人跑得可真快啊。”

仁宗皇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微微有些发沉。

福公公一惊,赶紧放下茶盏,退到一旁,垂首看足,不敢再多言。

就在这是,暗卫进来,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

福公公赶紧将信结果,呈到皇上面前。

仁宗皇帝将信展开,瞧了几眼,忽然脸色骤变。

福公公见过了这般眼色,慌忙退后。

“这帮属国,真是岂有此理。”仁宗皇帝拍案而起,眸子里炙了火,怒意溅花。

福公公吓得使劲咽了咽唾沫,仁宗皇帝抬头,目光如炽地盯着他,冷笑道,“看来九弟还要出征才行。”

福公公心头一跳,吓得赶紧缩了缩脖子。

战王爷才回京多久,又要出征?

估计太后老人家又要生气了,说了要给战王爷婚配,这不男不女的闹了个断袖,亲事没成,竟又要出征了?

福公公暗自腹诽:是个母亲,都不会同意,况且还是太后老人家,哎,皇上自己跟太后去说吧。

“去,禀母后一声,九弟还得出征啊。”仁宗皇帝幽深地瞅着他,吩咐道。

福公公默了默,不得不硬着头皮,应声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