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903章 需要一个理由

作品:大国重工|作者:齐橙|分类:都市生活|更新:2019-02-25 08:01:09|字数:3132字

“你们为什么会亏损?”

梅普盯着雷金问道。

“这都是因为中国人!”雷金恨恨地说,“他们剽窃了我们的技术,仿造我们的产品,然后在市场上和我们竞争。他们依靠中国政府的补贴,能够把价格降得很低,所以我们的很多客户都被他们抢走了。”

“雷金先生,你说中国人剽窃了你们的技术,这事有证据吗?”一位跟着梅普一同来的记者问道。

雷金说:“当然有,我们有与中国人签订的技术转让合同。当年,他们就是用这个合同,欺骗我们向他们转让了150吨电动轮自卸车的制造技术。而现在,他们造出了300吨的自卸车,还抢走了我们的市场。”

“你说的是,你们之间有技术转让合同?”那记者诧异道,“既然有合同,怎么能算是剽窃呢?”

“我们并不是心甘情愿向他们转让技术的。”雷金说。

“这我就更不明白了。”记者有点轴,但这也的确是一名记者的本份,遇到新闻总是要刨根问底的,“既然你们不是心甘情愿转让的,那你们为什么要和他们签这个合同呢?难道他们采取了什么暴力手段?”

雷金有些尴尬,他支吾着说道:“他们把技术转让和产品销售捆绑在一起,声明如果我们不愿意转让技术,他们就不采购我们的产品。你是知道的,有几年美国的经济不太景气,为了生存,我们不得不妥协。”

原来如此……

在场的多数人都在心里冲着雷金竖了个中指。你们当年想拿人家的订单,所以就答应人家的条件,向他们转让了技术。现在人家学到你们的技术,反过来抢了你的市场,你就开始反悔了。早知今日,你们当年何必那样做呢?转让技术这种事情,本来也是你情我愿的,你自己和人家签了合同,还有脸说人家是剽窃。

然而,并非所有的人都能这样想,至少梅普就是站在雷金一边的。他转头对着所有的记者说道:“你们要把这个案例记下来,这就是中国人强迫我们转让技术的最好的例子。中国人就是这样从我们手上窃取了技术,这才导致了美国的衰落。我们从此以后再也不能向国外转让技术了,哪怕是做三明治的技术也不行。”

“可是,总统先生,现在我们面临的问题是企业严重亏损,政府能够给我们提供什么帮助呢?”雷金苦着脸问道,他发现总统又跑题了。

梅普反过来对他问道:“你希望政府给你们什么帮助呢?”

“当然是财政补贴。”雷金脱口而出,说完又赶紧掩饰道:“我的意思是说,我们目前财务上有很大的压力,我们希望能够响应总统的号召,重振制造业,而这就需要投入足够的资金。如果政府能够向我们提供40亿美元的财政补贴,我们将能够开发出新一代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打垮中国人。”

“财政补贴吗?这是完全没有问题的!”梅普拍着胸脯说道,“我会在下一次与国会议员们会谈的时候,向他们提出这个要求,他们肯定会答应这个要求的,因为这是我提出来的,而我代表的是美国百姓的民意!”

雷金再次打断了梅普的自由发挥,问道:“总统先生,我能不能问一问,这些补贴能够在什么时候落实?”

“我想,在这个财年里应当是能够落实的。实在不行,下个财年也可以。”梅普自信地说。

“呃……”雷金无语了,合着这事根本就不靠谱啊。海菲公司现在已经是火烧眉毛了,你拖上一个财年,公司早就破产了。

“雷金先生,国会拨款是非常慎重的事情。美国国内像海菲公司这样存在财务困难的企业还有很多,而美国财政并不像你想的那么宽裕。事实上,财政每年的赤字也是非常可观的。所以,我觉得海菲公司还是要多考虑提高自身的竞争力,用技术击败中国对手。”陪同梅普视察的商务部长菲泽尔委婉地说。他的话翻译成人话,就是财务没钱,你别指望了。梅普此前的许诺,不过是习惯性的吹牛,谁信谁弱智的那种。

梅普也听出了菲泽尔的潜台词,但他却没一点尴尬的感觉。他拍拍雷金的肩膀,问道:“补贴的事情,我一定会为你们争取的。除了补贴之外,你还需要什么?说吧,只要是能够有利于企业发展的事情,我都会帮你们办到的。”

“这……”雷金实在想不出该说什么了。

这时候,跟在雷金身边的销售总监莱斯特替他说话了:

“总统先生,我们目前最大的竞争对手就是中国的几家工程机械企业,包括中国的罗冶集团、辰宇集团等。他们的技术水平和我们相差不多,而控制成本的能力远远强于我们。但是,他们有一个很大的缺陷,那就是他们的工程机械里使用的控制模块,核心芯片是由美国公司制造的。如果我们能够限制对他们的芯片出口,那么他们就无法制造出这些工程机械,而这个市场就将回到我们美国企业之手。”

这番话,莱斯特也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说出来的。作为销售总监,他是最清楚竞争对手实力的,深知凭着海菲公司自己的力量,是完全不可能战胜罗冶等中国企业的。他曾经分析过罗冶等企业的弱点,最后只找到这样一条。不过,以海菲公司的身份,怎么可能制止美国的半导体企业向中国厂商提供工业控制芯片呢?所以,他就算是找到了这个弱点,也同样奈何不了中国同行。

现在,似乎有了一个机会,梅普声称要帮助海菲公司获得竞争力,那么他会不会采取这样一个手段呢?莱斯特决定试一试。

“你说只要我们限制对中国出口芯片,他们就无法造出工程机械,海菲公司就能够再次伟大,是这样吗?”梅普盯着莱斯特问道。

我没说海菲公司能够再次伟大好不好?我只是说海菲公司能够夺回一些市场,甚至能夺回多少,都还是一个悬念,莱斯特在心里嘀咕着。

不过,既然梅普向他发问了,他当然不能改口,于是坚定地回答道:“是的,总统先生,离开美国人制造的芯片,中国人的优势就会全部消失。”

“没问题,我这就签署法案,禁止向中国出口指定的芯片。哪些芯片不能出口,你给我列一个清单,我会照着清单来发布命令的。”梅普说道。

“总统,这不太合适吧?”菲泽尔赶紧提醒梅普,“我们没有理由禁止向中国出口这些民用级别的芯片,扩大禁止出口产品的名单,是要经过国会审批的,而国会肯定需要我们提供恰当的理由。”

“这些芯片的出口影响了美国产品的竞争力,使伟大的海菲公司丢失了大量的海外市场,这难道不是一个恰当的理由吗?”梅普问。

菲泽尔苦笑道:“这个理由可能还不够。如果为了帮助海菲公司获得市场,而让美国的半导体公司失去中国市场,公众是会质疑的。总统你是知道的,半导体企业在国会拥有很强的游说能力,国会不会同意这种做法的。”

梅普沉了沉,然后对莱斯特问道:“这位先生,你们的竞争对手是哪些企业?”

莱斯特说:“是中国的罗冶集团、辰宇集团和林重集团,他们都有一部分产品是我们具有竞争关系的。”

梅普转头对菲泽尔说:“那就简单了,我们只需要对这几家企业实施禁运就可以了,这并不会影响到美国半导体企业的利益。”

“理由呢?”菲泽尔不依不饶地问道。他是直接负责商务事务的,知道在国际贸易中采取某项行动必须有一个能够说得过去的理由,哪怕所有的人都知道这个理由是荒唐的,只要在程序上能够说得过去,就可以了。梅普提出要对罗冶等企业实施芯片禁运,理由是不可缺少的。

“罗冶公司威胁了美国的安全。”梅普张口即来。

“它是怎么威胁美国安全的。”菲泽尔问。

“它……”梅普说不下去了,他转头向莱斯特问道:“对了,罗冶公司是做什么业务的?”

我太阳!

菲泽尔差点跪了,老大,你连人家是做什么业务都不知道,就说人家威胁美国安全,咱能不要这样儿戏吗?你现在信口雌黄,出尔反尔,丢的都是美国的脸。你任期一满就可以拍屁股走人,美国还得在这个国际社会混下去呢。道上的老大都知道要讲信用,无信则不立,一个国家能这样胡来吗?

心里这样想,菲泽尔还真没法说出来。这时候,莱斯特开口了,他说道:“总统先生,罗冶是一家工程机械公司,它的产品包括各种矿山机械,还有海洋石油设备。中国在南海使用的深海钻井平台,就是罗冶集团主持建造的。”

“南海?”梅普眉毛一挑,说:“这就对了,它的作为已经危害了南海的地区安全,为了惩罚这家企业,我决定签署命令,规定不得向这家企业出售控制芯片,为期三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