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百七十五章 真正的夫妻

作品:逆天萌宝:寡妇娘亲巧种田|作者:青琉落尘|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5-06 01:30:32|字数:2139字

跟孟弘简出双入对,家中的人,见到都是一句恭喜,赵小菀出了房门便是神情自如模样,只要她端得住,便不怕被人看出端倪。

乔熠已经等候着了,他本就是来参加赵小菀婚宴的,这婚宴结束了,他自然准备告辞了。见着赵小菀的时候,乔熠还是眼前一亮,怎么看着比以前明艳了?

“你们大婚已经结束了,那我就要回京了!”乔熠神色有些拽般说道。

这家伙又是闹什么别扭了?赵小菀心里揣测,但也不便多说什么。“那你路上小心些,早日回去吧!”

都不挽留下,乔熠心里闷闷的,但他本就要走的,要是不利索点,也太矫情了!“我就不跟宝如跟宝玉告别了,真走了!”

“嗯,慢走不送,有劳你来参加我们的大婚了!”孟弘简笑呵呵说着,颇有些厚黑感。

赵小菀看乔熠这一年时间变化颇大,心下也有些欣慰了,说了些鼓励的话语,倒也是真欢送乔熠离开。

乔熠也不自讨没趣了,说是马车不要了,在赵小菀这换成马,带着侍卫便是扬长而去。午饭的时候,赵小菀跟孟弘简是与穆少康夫妇和祝远乔夫妇一道坐了一桌。

“这是我有生以来参加过最奇特的一场婚宴,孟弘简,可真有你啊,别具一格独出心裁!”穆少康是笑着跟孟弘简说道,“不过,你们二人就是跟别人不一样!”

“有心人自然是跟别人不一样的!”穆少康的妻子关氏说道,“而且这是一心一意!”

“夫人所言有理,只是你相公我虽只有一个心,但怕是有七窍。如果夫人也想重温大婚,回京了,我便是也帮你办一回!”穆少康笑吟吟说道。

穆少康的夫人关氏也知晓自己男人的德行,她许就是没那个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命,谁叫穆少康就是个多情种子呢!“算了吧,我要这来一出,你的莺莺燕燕是不是也要来一出?”

穆少康笑笑,只道:“那你的也是最特别的!”

祝远乔连连摇头,只对一旁的妻子道:“夫人放心,于我这,你的都是独一无二的!”

祝夫人只抿嘴浅笑,一双眼儿弯如月,俨然一副满意满意。

赵小菀看着这两对夫妻,倒都是真心实意的,她也不会去置喙别人的相处模式,转头看了眼孟弘简,正好与他的眼神撞上,她便也是会心一笑,所谓夫妻,便也是这般,各有各的相处模式吧!

午饭后,穆少康跟祝远乔也提出辞行了,两人京中都是有大把的事情,能远道而来就是为了喝这杯喜酒,喝完了人也该走了!

自然客套话是少不了的,但是孟弘简也知道自己这两位好友都是家业大的,自然也是责任大,三人惜别的话倒是说了不少。

赵小菀跟穆夫人和祝夫人也是闲聊了几句。那关氏说话倒是直的很。“往日我最佩服的就是瑶瑶,能管祝远乔管的服服帖帖;日后我佩服的人就多了你赵小菀了。小菀啊,以后来京城玩啊!”

“会的,怎么也会去看看京城的繁荣的!”赵小菀应道,“到时候肯定要来找两位姐姐了!”

“那是一定的,你若能来京城,我相信这京城的第一美人都要易主了!”穆夫人是大咧咧道。

“姐姐不要取笑我了,到了京城,我这还不就是乡下人进城,怕是要被笑话呢!”赵小菀谦虚道。

“倒不会有人笑你的,小菀,你莫不是对自己还不怎么了解?昔日安王妃便也曾是京城的大美人,便是那云靖云大人,在京中也是出了名的美男子!”祝夫人温柔笑道,“你若能到京城,只怕孟弘简是要泡醋坛子了!”

“这总不至于!”赵小菀有些惊讶,京城民风这么豪放吗?她一个生过孩子的有夫之妇,还能受追捧不成?

“小菀不仅人长的美,你那赵氏菜若是在京中盛行起来,谁不敬仰你呢!”祝夫人说道。

“民以食为天,若是京城也能盛行赵氏菜,那小菀,你怕就要日进斗金了!”穆夫人也说道。

“那就请两位姐姐拭目以待吧!”赵小菀对于去京城,那从有念想,到真有念头,也是日积月累的。

穆夫人跟祝夫人对望一眼,都有些惊喜。“好啊,那我们就在京城等着了!”

送走了两家人,赵小菀总算是闲了下来,家里一下子也少了这么多人,似乎是整个都安静了些。许是昨夜劳累,赵小菀到了午后就有些困乏,她跟孟弘简说了声回屋小憩会,孟弘简竟也是跟着一起了!

“我要睡会,你进来做什么?”赵小菀嘟囔道,还不就是某个人,让她这么累的。

“小菀,以后这便是我们的卧房了吧,你睡你的,我看看,我的衣物该放哪里?”孟弘简当然是故意的,他若不进一步,赵小菀肯定不会主动让一步的。

赵小菀以为这大婚不过走个仪式,往日跟孟弘简如何以后也便是如何,本来两个人也就已经是夫妻了不是吗?孟弘简这话一出口,她有些不自然起来。“你脸皮怎么这么厚?”

“怎么能说厚脸皮呢,哪家的夫妻没有住一起啊!”孟弘简说着就是将赵小菀横抱起。

“啊,你做什么?”赵小菀不由惊呼一声,立马揪住了孟弘简的衣襟。

“夫人不是要小睡一会,为夫抱你上床啊!”孟弘简笑道。

“那你不许再动我!”赵小菀凶凶道,昨夜都让她差点散架了!

“难道在夫人眼里,我是那白日宣淫之人吗?”孟弘简低声笑道,说话间,是在赵小菀唇上偷香。

赵小菀瞪着孟弘简,如果不是,方才那算什么?

孟弘简是将赵小菀安放在床,温柔地在赵小菀额间落下一吻。“小菀,我只是想让你习惯我的存在,我们一直都是夫妻啊!”

望着孟弘简情浓的眼,赵小菀心房是软塌了,是啊,夫妻,于她来说,昨夜才是真正的夫妻。“我知道你一直都在,我也习惯你的存在,你就是我的丈夫,我孩子的父亲!”赵小菀由衷说道。

孟弘简眼中是有欣喜的,便要俯身去吻,却被赵小菀阻止了。“现在,请让你的妻子好好休息一下吧,我的相公!”赵小菀笑的狡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