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百六十九章 是她,就是她

作品:逆天萌宝:寡妇娘亲巧种田|作者:青琉落尘|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5-02 00:20:39|字数:2074字

王红梅想着自己当时也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水泼了肯定就找不到了,所以,衙门绝对不会怀疑到她的,一定是来找赵小菀,她要看着赵小菀倒霉,心里这般想着,王红梅就站住了,虽然小腿肚开始打颤。

衙门走访了青山镇所有的药铺,将买砒石的人一一都找了出来,一一排查之后,还真找到了写着小石村的名字,但是留下的名字是李金枝。

俞长青看到这的时候就知道不对,李金枝不是那孟弘简养母的名字吗,不是死了吗?所以这买药的也一定是小石村的人,待这药铺掌柜腾出空来,就直接来小石村了。找上了自然是赵小菀,但赵小菀去菜地拿菜了,孟弘简就带人过来了。

“几位大人,是案情有进展了吗?”人到了跟前,赵小菀便是开口问道。

“小菀,说来可气不,衙门查到,有人使用了娘的名字去买了砒霜,娘都作古了,难道还诈尸不成?”孟弘简没看到王红梅呢。

赵小菀本来跟王红梅在说话的,王红梅声音又那么尖利,如同斥责,王大柱跟乔氏听到也都走了过来,便是这般,孟弘简一时也没看到王红梅。

赵小菀也是惊讶,也就是说小石村是有人买了砒霜,还用李金枝的名号?“那这次来是?”

“药铺汪掌柜也一道来了,实在不行,就将小石村的人聚集起来,让汪掌柜一一辨认!”俞长青回道。

王红梅也听到了,当下心里一惊,这人不自觉就想溜,这一动,身形便被孟弘简看到。“她怎么在这里?”孟弘简看到王红梅,俨然一副不悦神情。

“是她,就是她!”药铺的汪掌柜一看到王红梅,立马说道,指着王红梅继而道:“就是这个女人,她说她叫李金枝!”

“不,不是我,你认错了!”王红梅心慌不已,下意识就是后退。

“就是她,我还记得她说的,她说是要毒耗子的,本来我给她推的是其他药,但是她非要砒霜,说耗子太多。”汪掌柜说的极为流畅,显然是记忆尤深啊!

“拿下!”俞长青喝道,衙役便是立马将王红梅抓住。

“不是我,真不是我,你们抓错人了!”王红梅是挣扎着哭喊道。

“那我问你,你买的砒霜呢?”俞长青一脸严峻神色。

“丢了,我找不到了!”王红梅慌忙说道。

俞长青面色凝重,随即说道:“所以,你是承认你去买了砒霜咯!”

赵小菀有些无语看了眼王红梅,她既无语王红梅这种脑子也敢杀人,更无语,自己与她又无深仇大恨,她竟然想着杀人嫁祸。

“我……我……”王红梅的神情是苦败的,连她自己也说不出什么借口来,但又绝对不想承认是她杀人的。“不要,不要抓我,我没有杀人,不是我,我家大妞怎么办,不要抓我!”王红梅口中喃喃道,随机,她的神情是变得偏激起来,狰狞看着赵小菀:“赵小菀,你说啊,不是我,你帮我说啊,你不是自以为很善良大方的吗,我要是坐牢了,我家大妞怎么办?你不是爱孩子的吗,你说啊!”

“我也希望不是你,你还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赵小菀正色道:“官府不会冤枉人,王红梅,有什么话,你跟官府去说吧!”

“弘简哥,救救我,不是我,真的不是我,求求你,救救我!”王红梅又是哭求孟弘简。

孟弘简心下是气恼无语,李金枝身前再多不是,也不至于死后还让人借了名号去作恶;王红梅一个乡下妇人,又是怎么起的恶念,毒死一个乞丐?

“既然已经抓到了犯人,那么我们就走了!”俞长青倒不想这么顺利,才到小石村,就能抓到人。

赵小菀嗯了声,虽然凶手八成就是王红梅了,但这真的不是一件值得庆祝的事情。

“呵,呵呵,赵小菀,孟弘简,你们好狠的心,是要看着我家大妞没有了爹又没有娘,你们……你们为富不仁,你们……不会有好下场的!”王红梅见赵小菀跟孟弘简都无动于衷,神情又变了,直接咒骂起来。

“带走!”俞长青冷着脸道,“两位大喜之日,俞某怕是赶不及,就预先祝两位百年好合了!”俞长青也是收到请柬的,只他还是觉得不去为好。

请柬的事情是全由孟弘简一手操办的,赵小菀还有些意外,倒不是看不上俞长青,而是觉得这大婚说出去倒是好笑的,所以自家人参与不就好了吗?“谢谢俞大人,几位大人有劳了!”

王红梅就这样被带走了,走的时候被一些小石村的人看到了,他们不敢去问官府的,便是问赵小菀跟孟弘简。

“这王红梅犯了什么事啊!”

“对啊,她一个妇道人家总不会摊上官司吧!”

官府都还有定夺的事情,赵小菀跟孟弘简也不便到处张扬。“官府办事,我们老百姓不便多问,有人去王家说一声吗?”孟弘简替赵小菀说道,这事想想是挺糟心的。

“我去吧,不是还有个孩子吗,那以后孩子岂不是连娘也没有了?”村里人都有些唏嘘,也是认定王红梅一定是犯事了。

回到家里,赵小菀的情绪有些低落,倒不是伤感,而是唏嘘啊。怎么会有人这么不珍惜自己的性命呢?要知道她的前世,活的那么的难,所有人,为了活着,是不断地去抗争。她是怯弱的,在那个末世,她没有任何的攻击异能,只有空间,所以被嫌弃,被背叛,如果不是要生不如死,她也不会选择那么决绝的手段啊!

“小菀,自作孽不可活,你无须为她感伤!”孟弘简见赵小菀眉眼间有些惆怅,便是开口安慰道。

“我没事,倒是可怜大妞那孩子了!”赵小菀感慨道,去年死了爹,今年娘又犯事,吴大妞挺可怜的。

孟弘简一时沉默,王红梅有害人的动机,又去买了砒霜,官府审讯之下,八成也会吐露真相。而这个争相,他又多多少少猜得到,那孩子,是真的可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