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四百六十六章 明显是嫁祸

作品:逆天萌宝:寡妇娘亲巧种田|作者:青琉落尘|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21-04-30 23:11:29|字数:2113字

赵小菀来的时候,就看到廖无垢面带嫌弃却一本正经地跟孟宝如说着怎样辨别毒物,而孟宝如是听得格外认真,还用小本本记录着,孟宝玉却是手支着下巴,无聊地打哈欠。

“娘,你怎么来了!”倒是孟宝玉,一眼就看到了赵小菀,立马起身问候。

“下面的事情你们知道了吧!”赵小菀是想知道孩子们有没有受惊,但眼下情形,俨然是没有了!

孟宝如也是反应了过来,忙是献宝一样道:“娘,我可以去试试吗?”说着,她拿出自己那写满了东西的本子给赵小菀看。

赵小菀不用看也知道是什么了,她既然没有反对孟宝如学这些东西,也就不会打压孟宝如的积极性。“娘倒不反对,但是这是还是要由廖神医出马,你呢,从中辅助差不多!”

“师父,那去呀!”孟宝如很有兴致道。

廖无垢瞪了一眼赵小菀,哪有当娘的这么心大,孩子才多大哦!“我是大夫,不是仵作,衙门就没仵作吗?需要我出马?”

“这不想着你老也无趣,有人被毒死了,你是玩毒的行家,什么蛛丝马迹都逃不出你的眼啊!”赵小菀给廖无垢举高帽道。

“呵,呵呵!宝如你就在家候着,小姑娘家,也不怕晚上做噩梦!”廖无垢还是很爱惜这个小徒弟的。

“不,我要去看,我天天纸上谈兵的,也太没挑战了!”孟宝如很有志向般道。

“要是做恶梦,晚上可别来敲娘的房门哦!”赵小菀是激道。

孟宝如坚决的脸上是有丝丝的动摇,她是好奇的,跟着廖无垢学医术,学毒理,但是还真没用武之地。“娘,我已经八岁了!”孟宝如很认真地说道。

赵小菀忍俊不禁,才八岁啊!虽然也知道孩子早慧,但是要是能远离那些黑暗的,她又怎么舍得让孩子过早接触呢?“才八岁啊,娘呢,知道我们宝如呢,是个很有主见的小姑娘,娘在知道你跟廖神医学医术跟毒理的时候,就知道你会接触这些,娘只想要你知道,有些事情一旦开始,那就停不下来的。”

孟宝玉觉得自己被忽略了,嚷嚷道:“娘,我会陪妹妹去的,妹妹要是害怕的话,我会陪到妹妹不害怕为止!”

“得得得,老夫就带小徒弟去看看吧,杀鸡焉用牛刀,老夫堂堂一个神医,最后要跟仵作似的。”

衙门的人来的没那么快,廖无垢又带着孟宝如跟孟宝玉,一副雄赳赳的模样走向了那乞丐陈尸处。

孟弘简还没走呢,看到廖无垢跟孩子过来,眉头皱起。“廖神医,你这是做什么?”

“做什么,喏,乖徒弟想要实践一下,不是说人是中毒死的吗?我乖徒弟要看看,是中了什么毒!”廖无垢一副不是他要来的架势。

孟宝如从廖无垢身后探出头道:“爹,我都跟师父学那么久了,你就不想看看我学的怎么样?”

孟弘简眼睛都直了,这女儿家不都是胆子小小性情糯糯的吗?“胡闹,你娘知道吗?”

“爹,娘知道的,而且娘也说了,要是妹妹害怕了,晚上都不能敲娘的门!”孟宝玉立马说道,“不过,妹妹害怕的话,我会保护妹妹的!”

廖无垢一副看到了吧,是孩子们自己要来的,而且赵小菀都同意了!

孟弘简还能说什么?赵小菀跟他也说过两个孩子要比同龄的早慧,但是为什么是女儿?“衙门的人还没到,还是等衙门看过再说。”孟弘简觉得那乞丐的死状太惨了,他担心孩子们真的要做噩梦。

“爹,让我看一下他的死的样子吧,师父说中毒的样子千千万,但有些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孟宝如却是很执着。

“这还没吃饭呢,要是看了吃不下饭就不好了!”孟弘简还是不同意。

“吃过了再看要是吐了不是白吃了吗?”孟宝玉却是说的非常有道理。

孟弘简一愣,小机灵鬼啊,他还是严肃道:“还是不行,嗯,如果你们触碰了什么东西,都可能成为官府破案的阻碍,而且,这个乞丐死之前,吃的是我们赵家的饭菜,你们又是赵家的人,所以,避嫌!”孟弘简觉得自己跟两个孩子居然用大人的口吻一本正经地说话,也是有些醉了。

孟宝如是失望的,但是又听懂了孟弘简的意思,她皱起眉头,不由说道:“那等衙门的人到了,我再来看可不可以?用银针试一下饭菜有没有毒总可以吧!”

“可以!”孟弘简这也是让了一步。

廖无垢倒是无所谓,他对两个孩子道:“回去吧,看模样,官府的人到,天也要黑了!”

孟宝如沮丧模样,小嘴还嘟了起来。“学那么多毒理,都还没下过毒,我真失败!”

“怎么还想下毒,宝如,小小年纪,这想法可不好!”孟弘简板起了脸,觉得孩子的想法有些危险啊!不是跟廖无垢学医术吗,怎么专研用毒来了!

“好了好了,我们回去吧,看看厨房烧饭了没!”廖无垢打哈哈道,是怕惹祸上身!

孟弘简没有指责廖无垢,他还是想跟赵小菀先商量一下。

孟宝如是埋怨看了眼孟弘简,最后叹了口气,跟廖无垢和孟宝玉一道回去了。

这便是快马加鞭,等衙门的人到了,是真的天黑了,都差不多酉时三刻了。仵作也到了,俞长青跟衙役勘察了现场之后,是把尸体送往了义庄,那碗饭菜,里面是确定有毒的,现在,就是想看看乞丐肚子里到底有哪些东西。

“你是说,我赵家给出去的饭菜里,有毒?”俞长青带着初步查到的结果,来到了赵家。

“不错,就是饭菜里有毒。”俞长青也是严肃道,他当然不相信是赵小菀害人,而且,这么明显的下毒方式,更像是嫁祸。

“我也断然不会相信是我家中的人下毒,那查出是什么毒了吗?”赵小菀问道。

“暂且没有,而且,世上的毒药那么多,衙门里可没有人能查的出来,具体是什么毒。”俞长青是实话实说道。

“那不如让我家中的一位能人看看!”赵小菀说道,正好也让孟宝如参与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