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792章 以后的以后

作品:君九龄|作者:希行|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7-09-27 18:08:56|字数:4937字

冬夜,整个大地蒙上一层白光。

这是几日前的大雪。

在白茫茫的大地的映衬下,夜空中的繁星更加的明亮清晰。

似乎一伸手就能摘下一颗。

一只手高高的举起,虚空的一握。

手收回放到面前,松开,并没有星星璀璨,只有一团团白气漂浮。

这是口鼻间呼出的热气,遇冷而化为白雾,白雾升腾,片刻凝结在眉毛胡子上,星光山碎碎而亮。

“这星空真好看啊。”

沙哑的声音说道,伸出的手枕在脑后,积雪在身下发出咯吱的声音。

星光下这个人穿着白皮袄,整个人躺在雪地里与大地融为一体,如果不是那一双如星辰般明亮的眼睛,就一时察觉不出来。

“是啊。”

他的身边响起说话声,雪地起伏,呈现出七七八八的身影。

“难得看到这样的星空。”

“原来星星这么漂亮。”

“此时当吟诗一首。”

“你淫啊。”

“要是有酒就好了。”

“再来一块烤肉。”

说笑声乱乱的响起,让这冰冻的寒夜变的几分鲜活,就如同踏春赏雪,趁着着冬夜赏星空何尝不也是一件风雅之事。

忽的适才那只手再次举起来,伴着这动作,说话声戛然而至,天地间瞬时陷入死静。

这死静中又忽的响起一阵得得声,就好像凭空出现,瞬时接近。

马蹄扬起积雪,也露出其上包裹的兽皮。

正是这兽皮消去了马蹄的声响,直到近前才能察觉。

这是一行十几人兵马,星光下铠甲盔帽,背后刀枪剑戟弓弩闪着寒光,纵然雪夜马儿的速度也没有丝毫的减弱,忽的中间的马儿发出一声嘶鸣,从地上直直的一柄长刀斩断了马的前蹄。

马儿嘶鸣跌倒,其上的人也翻滚而下,不待那人来得及起身,一柄长刀已经将他斩的身首两处。

血喷涌而出,瞬时染红了雪地。

整个队伍都变得混乱,因为雪地上接连跃起人来,长刀短斧砍向这些骑兵。

胡语的喊叫,痛苦的嘶吼,马儿的嘶鸣,原本一片清冷的大地变得喧闹,但这喧闹却是带着血肉横飞。

一杆长枪刺穿了一个骑兵,将他整个人从马上扯了下来,长枪跟着骑兵一同甩开,袭击的男人已经瞬时捡起一旁跌落的一柄阔刀,嚓啷一声回旋将身后袭来的镰刀撞开。

但到底却因为脚下微微一滑,被另一边一个骑兵甩出的飞斧砍中了脖子,他大叫一声人扑到在地一动不动,血染红了地面和他的白袍,再次与大地融为一体。

战斗残酷而短暂,一切似乎发生在一瞬间,又在惨烈中瞬时结束,马儿或者被杀或者逃散,随着一柄长刀毫不犹豫的刺入伤者的胸口,哀嚎声也瞬时消失,天地间再次恢复了安静。

星光依旧,只是地上不复先前的雪白,而是到处都是鲜血尸体。

有金兵的,也有穿着白袍的男人。

大胡子男人蹲在一个白袍男人身前,伸手抚上他的还睁着的双眼。

“老大。”

身后响起提醒的声音。

大胡子男人回过头。

“我现在是不是越来越多愁善感了?”他问道。

身后的男人们没有人理会他,或者扯下金兵尸首上的兵器和衣袍靴子,或者趴在死去的马匹身上大口大口的喝血。

“老大,快点吧,喝几口走了。”有人含糊说道。

大胡子男人摇摇头。

“人生的意义不光是吃喝啊。”他说道,用手里的刀一挥,割下一块马肉,血淋淋的就塞进了衣袍里,“还有诗与远方。”

他说到这里歪头想了想。

“她应该是这样说的吧,时间太久了,我都要忘了。”

其他的男人们已经起身,随便的擦了把嘴角的血迹。

“老大,你是不是多愁善感且不说,你是比以前话多了。”一个男人说道。

“你是说我话痨吗?”大胡子男人不悦的说道,“我这怎么能是话痨呢,我们越来越北,连个人毛都看不到,好容易见了,还一口的胡语,我是怕时间久了我都不会说咱们的话了。”

男人们都笑起来。

“老大你真是深谋远虑。”他们说道。

大胡子男人眼睛里溢出笑意,带着满脸的得意。

“那是。”他说道,说罢一摆手,“今晚看了一把好柴吃个饱饭,我们走。”

一众人没有停留,在星光之下的雪地里向北疾奔,慢慢的身影与大地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日光照亮大地的时候,这边因为更多的兵马驰来而重新变得喧闹。

他们黝黑的帽盔,鲜红的碎缨,身上更是雪一般相似的水银铠甲,一个个面容骄横戾气满满,正是皇城最精锐的骑兵。

看到这些散落的与雪冻在一起的死尸,他们愤怒的咆哮。

“又是这些砍柴人。”

“怎么又让他们得手!”

“我们的勇士难道如此废物吗?”

“大人,他们没有多少人了,大雪封山,他们连火捻子都没有了,必死无疑。”

“那样死太便宜他们了,他们必须死在我们的手上,剥皮拆骨,为大皇帝报仇。”

“勇士们,杀一个砍柴人,封官加爵。”

伴着这喊声,金兵们咆哮着向前而去,大地上乱雪飞扬。

........

.........

天地间似乎一切都被雪覆盖,连山石树木都不例外,整个天地都如同冰冻。

但偏偏在这冰冻之中一株雪白的莲花盛开,好似这是一片湖水。

但事实上,这是陡峭的山崖。

一只手伸过来,将这雪莲摘下。

在雪莲的映衬下,这只手越发的红肿,其上冻疮遍布,令人不忍睹目。

这一个摘雪莲的动作对于这种冻伤的手来说很艰难,更不用说用手扒住雪覆盖的石头。

这个男人贴在光滑的悬崖上,身形绷紧,神情轻松,还慢慢的将雪莲放到口鼻下嗅了嗅,越发憔悴的神情浮现几分惬意。

“真香啊。”他说道。

说完这句话,整个人猛地向下坠去,就好像再也支撑不住跌下去,但实际上他在悬崖上灵巧的攀附,最终安全的滑落到崖底。

“你们看。”他举着雪莲对着四周散坐着的五个男人喊道,“漂亮吧。”

五个男人看过来,虽然一个个神情憔悴嘴唇干裂,但却都浮现笑意。

“老大,你怎么又对花草感兴趣了,你该不会真的要变成小姑娘了吧?”他们笑道。

“你们懂什么,这是药材。”大胡子男人说道,将这雪莲小心的放进随身的皮带子里,“有个家伙正需要这个,等回去了拿给她,老子欠的债也就能还清了。”

他嘀嘀咕咕的欠债什么的,其他人并没有在意,只是听到回去二字,眼中闪过一丝怅然。

还,回得去吗?

虽然都是是抱着必死的心来的,但还是想要回去的吧。

几人的视线看向大胡子男人,看着他小心又欢喜的审视着装了雪莲的皮口袋,其实根本就没有必要去摘悬崖的花,空浪费了本就不多的体力,但因为雪莲而记挂的想念的人,却能带来心灵上的抚慰吧。

时时刻刻的惦记着想着,就好像这个人就在身边一样。

他们的笑容变得有些酸涩,但下一刻神情又凝重。

“金贼追来了。”他们说道,人也从地上一跃而起。

手中已经没有刀斧,只有折下的树枝打磨成的木棍。

但他们的神情没有丝毫的畏惧,似乎手中握着的是精良的武器。

“那就再拉上几个垫背的。”大胡子男人更是带着几分闲散说道,活动了下手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干活吧。”

随着他的话,五人分别向山石后隐藏而去。

大胡子男人独立在原地,神情闪过一丝怅然,低头看了看腰里的皮口袋。

“可惜了,你这个没福气的女人,这么好的东西你是拿不到了。”他低声说道,下一刻抬起头神情恢复了不羁,将手中的长棍一甩,等待山口骑兵的冲来。

外边的声响越来越大,但却迟迟没有兵马冲进来,这让在场等候伏击的几人神情几分不解。

“莫非不打算再来战,只是等着困死我们?”一个男人说道。

“这些孙子胆怯如此?”另一个皱眉说道。

大胡子男人竖耳听着,忽的神情一变。

“不对,好像,有周语。”他说道。

不过有周语也不奇怪,这些金兵也曾经用周语诱惑过他们。

“不,这次,是真的,而且很多人。”大胡子男人说道,他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

这颤抖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因为某些猜测。

某些不可能的猜测。

其他人也神情变得复杂,似乎想要激动但又怕因为这激动毁了心智。

他们从来不给自己希望,因为一旦有了希望,希望破灭的时候就彻底丧失了意志,没救了。

他们保持着戒备藏在石头后,直到耳边忽的轰的一声,紧接着地动山摇。

“我日,这不是青山军的....”大胡子男喊道。

但他刚要一跃而起,就听得头顶哗啦作响,紧接着大雪夹杂着山石滚落。

而躲在山石后的其他人更没来得及动作,滚落的雪瞬时将这些人掩埋。

哗啦一声山谷陷入安静。

而山谷外则喧嚣声厮杀声更响亮,不知道过了多久,一切也归于平静,紧接马蹄声由远及近,一点点一片片充斥了整个山谷。

“没人啊。”有男声说道,带着几分讶异,“难道已经撑不住死了?”

但下一刻,一只手猛地从雪下伸出,紧接着一个头甩着雪钻出来。

“我去!”

沙哑又愤怒的声音盖过了马蹄声,响彻山谷。

“我们没死在金人手里,被大雪压死了,这可真成了大笑话了!”

而随着他的动作,其他的地方有人挣出来,呸呸吐着雪晃着头,但他们的神情都满是不可置信的狂喜。

不过先前的大胡子男人依旧愤怒的看向围过来的人马。

“我说你们谁手下的?怎么这么蠢啊?”

他抬起头,甩开了脸上的雪,也看清了近前的人马,然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眼前的人马散开,一个女子出现在视线里。

她并没有穿着铠甲,而是裹着厚厚的红斗篷,白绒绒的帽子几乎遮住了她的小脸。

她也正看着半个人还埋在雪里的大胡子男人,她看的很认真,一寸一寸一点一点的扫过他的头脸,然后眉头微微皱起。

“朱瓒。”她说道,“你怎么变的这么丑了?”

朱瓒大怒,顿时从雪里跳了出来。

“你这女人眼有毛病。”他喊道,“这世上哪有比我更好看的人。”

他跳出来,伸手拍打身上的雪,又胡乱的抹脸。

“来来,你好好看看,我这样玉树临风....”

他的话没说完,君小姐已经跳下马扑过来,张开手一跃抱住了他的脖子。

她的动作太突然,朱瓒被扑的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喂你别以为你这样,刚才的话就算了。”他喊道,“你起来好好看看,我哪里丑了?”

话虽然这样说,却半点没有推开身前的人,而是伸手抱住。

“你好好看看。”他再次说道。

君小姐紧紧抱住他的脖子,在他的肩头重重的点头。

“我好好看看。”她说道。

朱瓒没有再说话,只是将她用力的抱紧,不知道是因为身子冻的僵硬还是不熟练,动作还是有些僵硬。

当初应该多抱几次练习一下的,他心里想道。

...........

............

春暖花开的时候,这个山谷里变得更加漂亮,但此时气氛却有些紧张。

一群男人神情悲戚又担心的看着面前的女孩子。

这女孩子正被一个妇人带到一座墓前。

女孩子似乎被惊吓到了,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汗青。”萧婶子抚着她的肩头,将声音放轻柔,“你父亲的事,是我让九龄瞒着你的,你....”

赵汗青抬手握住萧婶子的手。

“娘,我想单独在这里待一会儿。”

萧婶子神情略一迟疑,还是点点头答应了。

她转过身摆手示意大家都离开。

“大嫂,这样行吗?”夏勇有些担心的低声说道,“妞妞一路上兴高采烈就等着见大哥,结果...”

萧婶子轻叹口气。

“我相信她能理解。”她说道。

忽的夏嫂子低呼一声。

“哎呀,妞妞拿起刀子了。”她说道。

这话吓了大家一跳,众人停下脚看过去,果然见赵汗青在墓前举起了一把长刀。

大家尚未反应过来,就看到她挥动长刀,舞出一片刀光。

众人愣了下,这...好像不是要自伤,而是....

赵汗青很快收起长刀,又从一旁拿起弓弩,一言不发的十箭连发射在不远处的大树干上。

这还没完,在众人呆呆的注视下,她轮番展示了长枪,镰刀。

“原来她是想给她爹看看她有多厉害。”萧婶子眼中有泪光闪闪。

众人也都松口气,而墓前的赵汗青也吐了口气,将盾甲和长枪扔到一旁,在墓前半蹲下来,看着墓碑上赵志宜三字。

“哎,爹,你看到了没,我没有丢你的脸吧?”她说道,扬眉带着几分兴致勃勃,哪里有半点的伤心,“我够厉害吧?有没有青出蓝胜于蓝?”

墓碑上的字并不能回答她,她静静的看了一刻,又从怀里拿出三根纸裹着的香一般的东西。

“这个,是九龄姐姐让我捎给你的。”她看着手里的东西,用火捻子点着。

一股烟冒出,且异香散开。

赵汗青一脸古怪的审视着手里的三根短香,很显然她也好奇。

“九龄姐姐说,这是你手札里提起过的什么烟。”她说道,“她说你也没写的太详细,她试着做了,不知道对不对。”

她越闻越好奇,干脆试探着放到嘴边,用力的吸了下,顿时呛的连声咳嗽,蹲坐在地上,吐着舌头眼泪都冒出来了。

“真是可怕。”她说道,“怪不得你说能再吸一口就死了。”

她说着将这三根短香插在墓前,静静的看了一刻。

“爹,你是很厉害,但,九龄姐比你更厉害。”她忽的说道。

说出这句话似乎怕被眼前的人打似的跳了起来向后退去。

她眼中带着几分小得意,慢慢的一步一步退开,最终转过身一脸笑的向萧婶子跑去。

在她身后,墓碑前三根短香冒着袅袅的烟,随风舞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