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790章 语还休

作品:君九龄|作者:希行|分类:古代言情|更新:2017-01-22 16:58:30|字数:2794字

谁的需要竟然能将这样一头恶犬放出来。

还让他再次位列朝堂?

这朝堂到底是谁的天下?

顾先生神情平静。

“这是朝堂的需要,再拷问下去牵扯太大太多,大家要知道只是当时殿内的争斗,既然查清了缘由事情就可以结束了。”他说道,“陛下龙体欠安,皇太子才册封,现在要稳定人心。”

“事情要结束,不牵扯更多,有很多办法,不是非要将他放出来。”君小姐看着他上前一步,“是谁的需要?”

她咄咄逼人,再次问道,似乎顾先生这回答完全不是回答。

顾先生看着她。

“君小姐是想说我是陆云旗的人,放他出来是我的需要吗?”他笑道。

君小姐看着他没有笑。

顾先生也收起了笑。

“不是我的需要。”他说道,“是皇太子的需要。”

君小姐神情讥嘲。

“这么说,怀王跟皇帝陛下是一样的?”她一字一顿说道。

像那个无耻的胆怯的齐王一样,只敢躲在背后,要靠着酷吏来坐稳天下。

这是羞辱怀王还是羞辱她?

“君小姐,同样的需要不代表就是同样的人。”顾先生亦是一字一顿说道,他也上前一步,“君小姐难道不知道如今什么形势?君小姐难道认为怀王册封皇太子一切都尘埃落定平安无事了吗?此时的朝堂天下暗潮汹涌,此时是外患未平内忧滋生。”

他伸手一指身后的巍峨宫殿。

“此时是皇后尚在宫中,且地位不可动摇。”

这个的确是,皇后身份无人能动摇,大臣们接下来能让皇帝内禅,但却没有人能动皇后,而皇太子必须敬皇后,这是天地伦常,否则便要背负不孝之名。

而皇后,显然不会喜欢这个皇太子的。

君小姐看着顾先生。

顾先生依旧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声音再次拔高。

“此时是有三个皇子已经成年,且无罪无过,当封亲王。”

“此时是以朝争论定皇太子,多数同意,依旧有官员保持异议。”

“此时是皇太子年仅十岁,主幼国疑。”

“此时是成国公手握重兵,今日他推举怀王为皇太子,但谁敢保证将来他会不会陈桥兵变。”

君小姐眉眼顿时犀利。

“你…”她说道。

“君小姐,你太高估你自己。”顾先生打断她,眉眼亦是犀利,“你也低估了人性,这是朝堂,这是江山社稷,这是天下最大的诱惑,人只能保证现在此时此刻,没有人能保证将来以后,黄诚刚入官时也没想弄权,清河伯初领兵时也没想贪权,齐王年幼时也不曾想天子之位。”

君小姐握在身前的手攥紧。

“人心异变,谁敢保证以后。”顾先生语气沉沉,再次看向那边的宫殿,“谁敢保证大功不会变成大过?谁敢保证宁常不会变成黄诚。”

君小姐看着他。

“谁又敢保证顾先生你不会变成袁太监。”她亦是沉沉说道。

顾先生看向君小姐,忽的一笑。

“我不敢保证。”他说道,“所以,请君小姐看紧我。”

“人心不是看就能看住的。“君小姐淡淡说道。

顾先生点点头。

“但有人看着总比没人看着要好一点。”他说道,“君小姐,这世间的事没有干干净净的,也没有万全,能好一点,就已经不错了,现在好一点,将来再好一点,一点一点的好起来。”

只是好一点吗?

君小姐站在原地几分怅然,日光渐渐升高让这座宫殿更变得巍峨又沉重。

皇太子的册封仪式也终于结束,百官们列队整齐向殿内齐齐遥拜,有的神情木然,有的神情不屑,但忽的有人身子一僵向后看去,紧接着更多人向后看去,大家的神情变得复杂而古怪。

甬道上慢慢的走来一人,不是以往的大红官袍,而是普通官员的青袍,但这个身影出现却依旧让人刺目。

队列里一阵骚动,响起低低的碎语,但下一刻那人视线看过来,这碎语就如同滴水成冰瞬时凝结。

陆云旗收回视线慢慢的站到了队列的末尾,他神情木然身子僵硬但挺拔的看向前方高高的大殿,四周的鄙夷嘲讽怨恨畏惧的视线皆无睹。

他站在这里,他会一直站在这里,看着他,看着她,直到死去。

………..

……….

顾先生看着那女子坐车离开,并没有再跟上,站在宫门前似乎有些不知道去哪里,但下一刻他的眼睛一亮,看着一辆马车驶近。

马车似乎没有在宫门前停下的意思,而宫门前的禁卫也没有阻拦的意思。

但马车还是停下来,车帘掀开,露出女子的面容。

“见过公主。”顾先生上前施礼。

如同先前在怀王府照顾怀王,如今宫中太后皇帝皆病重,皇后一人操持后宫不暇,所以皇太子请九黎公主入宫协理皇后管理后宫。

九黎公主看着他,神情含笑微微颔首。

“顾先生。”她说道,又补充一句,“许久不见。”

听到这句话,顾先生抬起头亦是微微一笑。

“是,许久不见。”他说道。

二人对视一眼,似乎要说什么又似乎没什么可说的。

“公主来的不巧,君小姐刚过去。”顾先生想到什么说道。

九黎公主点点头。

“适才见到了,她说有事做,改日再见。”她说道。

顾先生哦了声,二人之间再次沉默,这沉默却并不让人尴尬,反而是让人平静而舒适。

大约是这么多年来,他们太多这种沉默的相对。

“那本宫先进去了。”九黎公主颔首说道。

顾先生再次施礼。

九黎公主放下帘子,马车向宫内驶去。

顾先生看着她的马车久久未动。

……….

……….

皇太子册立结束,由皇太子主持国事,皇后结束了垂帘回到后宫照看皇帝,成国公的兵马也如同先前说的那样退到京郊大营,而京东路散落的金兵终于也被全部清理,并且活捉了郁迟海。

这其中的纷纷以及其后朝堂繁杂的事百姓们不再关注,大家只确定有了新皇帝,金兵被击退日子终于太平就都松口气安了心。

京城的大街上恢复了热闹,但清晨的时候还是保持着安静。

驳驳的门被敲响,在安静的街道上很是响亮。

“宁公子,你为什么不是太晚了来就是太早了来?”方锦绣看着门外站立的年轻公子,皱眉说道。

这话让宁云钊微微一怔。

“大概是,不巧?”他说道。

不巧他来的太早,所以与君蓁蓁无缘。

不巧他来的太晚,所以与君九龄无缘。

方锦绣撇撇嘴,虽然不知道他想什么,但也知道肯定又在胡思乱想。

“进来坐吧。”君小姐已经闻声出来,含笑做请。

方锦绣甩手走开了。

“行礼都收拾好了没?”她扔下一句。

君小姐对她的背影嗯了声,看着方锦绣走进了后院。

“喝茶还是出去吃饭?”她看向宁云钊问道。

这么早,肯定还没吃早饭。

宁云钊笑了笑。

“喝杯茶就可以了,吃饭,实在没时间。”他说道,“你也知道朝中如今事太多了。”

君小姐点点头请他坐下,亲自端茶过来。

“要出门?”宁云钊问道。

君小姐点点头。

“一会儿就走。”她说道,又是一笑,“所以,你来的很巧的。”

这是回应他那句不巧。

宁云钊哈哈笑了。

“那真是巧,我正好要问你一件事。”他说道。

君小姐看着他等待。

自从宫变到现在他们还是第一次见面,这件事可以说他们是联手而为的,但这联手而为的二人却自始至终没有见过面没有说过话。

君小姐甚至都不清楚这件事是怎么发生的,很多细节只有宁云钊知道。

此时此刻,有太多的事的是要说要问,也有太多的关于现在以及以后的事要讨论商议。

事情太多了,都是那么的重要,都不知道从哪里说起先说哪一个的好。

宁云钊沉吟一刻。

“这次你和朱世子,是真的假的?”他抬起头问道。

.......

.......

(还有最后一章,或许会很晚,但会写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