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780章 活的领域核心

作品: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7-28 19:43:18|字数:2123字

眼前的这个女人,周文并不陌生,安天佐的妹妹安静,从某种角度来说,也算是他的妹妹。

当然,这一层关系,无论安静还是周文都没有承认过。

“你这是什么意思?”周文目光转向了那朵小花,冷声问道。

“你不是想要棋子山的核心领域吗?棋子山的核心领域就在她身上,她就是活的领域核心。”帝大人戏谑地说道。

“在她身上是什么意思?”周文的脸色阴沉下来。

“她是我培养出来的,能够与她匹配的领域核心自然只有棋子山的领域核心,现在她已经使用了棋子山的领域核心晋升天灾级,你说我是什么意思?”帝大人笑吟吟地说道。

“你并没有把领域核心交给我,这是违反契约?”周文冷冷地说道。

“我怎么会违反契约,如果你需要我亲自拿给你的话,我现在就可以把领域核心从她的身体内剥离出来交给你。”帝大人笑的更开心了:“不过没有了领域核心,她自然也就不可能再是天灾级,而且以后也不可能再晋升天灾,除了这颗领域核心之外,世上不可能再有第二颗领域核心与她匹配。”

“你以为这样就能够让我后悔?”周文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现在后不后悔都与契约无关,只是要让你明白一个道理,这世上没有天上掉馅饼的好事。你即不愿意付出代价,又想拿到那等珍贵之物,世间哪有这样的好事。”帝大人笑吟吟地说道:“年轻人要牢牢记住,这个世界并不是围绕着你在转,不是你想怎么样就可以怎么样的。想要什么,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那些不需要你付出代价的好处,也许会让你失去的更多。”

“现在的你,要如何选择呢?要不要我亲自把领域核心拿出来给你呢?”帝大人笑的很开心。

帝大人所说的道理,周文又岂会不知道,既然想要与虎谋皮,他就已经准备好了付出代价,只是没想到会是现在这样的局面。

不过就算如此,周文也并不后悔来这里,也不后悔与帝大人打赌。

目光转向了悬浮在空中无法动弹的安静,其实在今天之前,周文并没有仔细看过安静,因为他从未在意过这个人。

安静神色复杂地看着周文,从周文与帝大人的对话当中,她已经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安静原本以为自己得到一个天大的机缘,没想到最后却是这么一回事,不由得有些心灰意冷。

她拼命努力,就是为了证明自己不比周文差,可是两人间的距离却越来越大。

遇到帝大人之后,她以为自己终于有了追上甚至是超过周文的机会,结果没想到自己只是帝大人与周文博弈的一枚筹码罢了。

或许连筹码也算不上,因为筹码还有赌赢的机会,而她却没有任何机会,只要周文一句话,她辛苦修炼到如今的成就,就会被直接剥夺。

对于帝大人刚才所说的话,安静现在是深有体会。

“那本就是不属于我的东西,你拿走吧。”安静看着周文突然说道。

她不需要周文的怜悯,更不用周文让她,她宁愿重新开始,否则就算成功了也毫无意义,如果接受了周文的怜悯,那她就没有资格再说什么超越周文。

“咯咯,听到了没有,她愿意为了你牺牲自己,多好的妹妹啊,你要怎么选择呢?要不要我现在就把她的领域核心取出来给你呢?”帝大人的声音听在周文耳中,有种说不出的厌恶感。

“领域核心我当然会要。”周文平静地说道:“不过你敢不敢和我也打一个赌?”

“哦,你要和我打赌?”小花的花蕾转向了周文,似是饶有兴趣地打量着他。

“是的,你敢吗?”周文问道。

“不用表演你那拙劣的激将法,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无论什么样的赌约,我都接受,就算是不公平的赌约也一样可以,你直接说吧,要怎么打赌。”帝大人笑吟吟地说道。

“我的赌法很公平,我要和你赌运气。”虽然帝大人说的很明白,不公平的赌约她也一样接受,可是周文却并没有打算提出那样的赌约。

因为周文很清楚,他和帝大人的知识不在一个层面之上,就算是他认为必赢的赌法,也未必真的能赢,而且可能会输的更惨。

“你确定要和我赌运气?你大概忘记了,对于我来说,哪怕是亿万分之一的机率,只要我愿意,那就是百分之百。我建议你还是赌一些比较有胜算的东西,比如你可以赌你是男人,或者说赌我今天不会死,这样你的赢面会比较大。”帝大人苦口婆心似的劝说。

“不需要,既然是打赌,那就必须是绝对的公平,我就和你赌运气,如果你没赢,她这一颗领域核心不算,再给我一颗领域核心。如果我输了,她的这颗领域核心依然还是你的,先前的赌约依然有效,而且还会如你所愿,我现在就会助你脱困。”周文摇头道。

“那就如你所愿,你要怎么赌运气?”帝大人这时候到是真的有些兴趣,她想知道,周文到底要怎么赌。

“我要和你赌,我和你谁活的更久。”周文也没什么可犹豫的,直接把自己想好的赌法说了出来。

帝大人听了周文的赌法之后,立刻就明白了周文的意图,有些轻蔑地说道:“你是要赌我活的比你久对吗?”

“不,我要赌我比你活的久。”周文说道。

帝大人不由得微微一怔,因为周文这样的赌法,根本不可能赌的赢。

如果帝大人愿意,她完全可以杀了周文,那么这赌约她自然就赢了,所以这根本就是自寻死路的赌法。

帝大人是何等人物,只是略一沉吟,立刻就想明白了周文的心思,声音变的冰冷起来:“你真以为我不会杀你?你最好不要挑战我的耐心,我的忍耐力可是非常有限的。”

“你可以杀我,但是杀了我,你一样赢不了,还是会输掉赌约。”周文淡淡地说道。

“为什么杀了你我还是赢不了?”帝大人也有些好奇了,她怎么想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杀了周文还是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