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1776章 四个人的评价

作品: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作者:十二翼黑暗炽天使|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7-21 20:52:13|字数:2077字

明明只是直刺的一剑,没有任何多余的变化,却给人一种狂放惨烈的气势。

仿佛他这一剑之下,不是你死就是亡,完全没有任何回转的余地。

“这剑法,已入化境,今日见了这一剑,才知什么是剑法。”古教授赞叹一声。

转眼间,钟子雅的剑就已经刺到了女仙面前,女仙衣袖轻挥,拂在了剑身之上,看似柔软的衣衫与剑身交击,竟然发出金铁交鸣之声。

钟子雅的剑,硬生生被那衣衫拂的向一旁荡去,身形也随之倾斜。

失去重心的钟子雅,身姿却在空中扭曲成诡异的状态,硬生生化刺为斩,再次斩向了女仙。

当当当!

金铁交鸣之声不绝于耳,钟子雅的剑一次次被衣袖拂开,又一次次在空中巧妙的变化,从头开尾全部都是攻势,没有一丝一毫的闪避和退让。

那狂野妖异的剑法让人胆寒,可是无论他的攻势多么凌厉妖异,却始终都被女仙轻轻一袖拂开,连让她后退半步都做不到。

就连观战的人,心中都升起无力的绝望感。

人最怕的不是敌人强大,而是看不到希望,女仙虽然未曾主动攻击一次,却已经让人心生绝望。

若是换了一般人,这时候怕是已经不战自败,自信心被消磨殆尽。

钟子雅毕竟是钟子雅,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斗志和自信心不但没有丝毫衰弱,反正更加的狂烈。

“不愧是钟子雅,不过他这剑法怎么感觉怪怪的。”李玄在一旁赞叹。

李玄是意志极其坚定之人,可是换了他是钟子雅,面对这种情况,怕是也会生出些许的气馁,似钟子雅这般自信的人,不是真正的天才,就是真正的疯子。

当然,李玄同样也有他的自信,他也许会气馁,也许会抱怨,也许还会懊恼,可是他绝不会放弃。

只是似钟子雅这般,似乎根本不知道害怕绝望为何物的怪人,也是世间罕见。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衡量强大的标准,衡量剑术的标准也有很多,你的剑可以够快,也可以够狠,甚至可以够慢。

钟子雅的剑法似乎具备了各种剑术的最高标准,该快的时候够快,该慢的时候也足够慢,该狠的时候足够狠,该巧的时候也十分的巧妙。

可是真要评论他的剑法,却似乎没有其中任何一个词足够贴切。

“钟子雅学长的剑法,够野!”风秋雁说出了众人心目中对于钟子雅剑术的印象。

“对,就是野,我说怎么觉得怪怪的。这个人的剑法,实在太野了,看起来非常的不标准,很多姿势和动作都非常的不规范,可是却偏偏十分有效,这就像是……像是……”李玄又想不出来怎么去形容了。

“就像是用狗刨游的比自由泳冠军还快。”明秀接口说道。

“对,就是这种感觉。”李玄连连点头,明秀的话算是说到他的心坎里面去了。

周文轻叹道:“当初我、姜砚、钟子雅和惠海峰四个人一起跟着老师学习,老师曾经评价过我们四个人的天赋。”

“怎么评价的?谁的天赋最高?肯定是你吧?”李玄等人来了兴趣,战斗也不看了,都转头看向周文。

一旁的寻迹虽然刻意没有去看周文,可是却竖起了耳朵倾听,显然也很想知道周文接下来要说的话。

周文摇了摇头说道:“天赋最高的不是我,老师当时是这样说的,他说若论天赋,钟子雅是天生的至情至性之人,若是认定了什么,就能够做到极致的专一,无论学什么,他都会学的比任何人都快,所以我们四个人当中,数他的天赋最高。”

“你排第几?”寻迹忍不住问道。

这个问题,李玄等人也都非常想知道。

“我排第四。”周文苦笑道。

“不是吧,你老师的眼光也太差了,你这样的人,还只是排第四?”寻迹脱口而出,在她心中已经认定了周文有着极端无敌的天赋,否则一个人类,怎么可能达到这样的成就。

“那是你师爷,要尊师重道懂不懂?”李玄一句话把寻迹咽的说不出话来。

周文继续说道:“钟子雅至情至性,姜砚的评价是天生的无情人,惠海峰的评价则是最为世俗的人,而我只得了一个中庸的评价,你们说我是不是四个人当中天赋最差的一个?”

“钟子雅和姜砚也就算了,惠海峰那个世俗的评价,还不如你的中庸吧?”明秀问道。

“绝大部分的人都世俗,能够在几十亿人当中成为佼佼者,被称为最世俗的人,又怎么会不及中庸。”周文叹气道:“老师看人确实很准,惠海峰后来成为了联邦总统,那确实是世俗人的巅峰了。”

说话之时,周文也一直关注着战斗。

钟子雅毫无疑问是天灾级的巅峰战力,他的一招一式看起来并不是那么的惊天动地,也没有什么雷电之类的光彩效果,可那绝不是因为他的力量不够,只是因为他把所有的力量都收敛在身体之内,点滴都不外泄罢了。

换成以前的钟子雅,他绝不会在意这样的细节,那是姜砚在意的东西,可是现在的钟子雅竟然做到了,可见许多东西都是殊途同归,也许出发点不一样,但是到了最后,都会到达同一个终点。

当!

钟子雅的剑再次被女仙的衣袖拂开,只是这一次女仙没有再等待钟子雅继续攻击,而是突然把袖中的素手伸了出来,伸手抓住了剑身,轻轻一抖,就把钟子雅握剑的手给震的松开了。

轻轻一抛,女仙握住了剑柄,然后就是一剑向着钟子雅刺了过去。

“她在模仿钟子雅的剑法?”李玄神色古怪地叫了起来。

女仙连绵不绝的攻向钟子雅,她所使用的一招一式,分明都是钟子雅使用过的。

关键不是招术相同,就连那种狂野的气势也一模一样,若是只看剑法不看人,还以为现在使剑的人就是钟子雅。

用钟子雅的剑法对付钟子雅,却让钟子雅连连后退,身上被剑划出了一道道的血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