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778章 找到一朵红色的花

作品:道兄又造孽了|作者:甜蜜汁儿|分类:玄幻奇幻|更新:2021-06-12 12:38:09|字数:4191字

任凶已经陷入了晕迷,只剩下一口气吊着,任一不敢再大意,带着两小个,一起回到归灵世界的一个湖泊里面。

久旱逢甘露,酣畅淋漓的感觉,令人万分激动,甚至会痛哭流涕。

任屠就像个吞水兽,大口大口的吞吸着,直到肚子滚圆,再也喝不下一口水,才心满意足的漂浮在水面上,有种活过来的感觉。

任一也在快速的恢复着,抽空看了看任凶的神色,发觉她干涸的肌肤正在慢慢地恢复,就是双眼还一直紧闭着,知道她正在好转,只是比直他们两人,需要更多的时间恢复罢了。

放下心来,三人就这么静静的躺在湖面上,一动也不想动,就和躺尸没啥区别。

一个无脸族的姑娘抬着一个木盆来到湖边洗衣服,刚开始也没注意到他们三人,等洗得差不多了,端着盆子站起来准备走人时,被吓得盆子瞬间掀飞,拨脚就跑,

“来人啊,快来人啊,青海湖死人啦!”

这一嗓子很快就招来许多修士,一个个来到湖边就准备下水捞人。

任一没办法再装死人,只得从湖里跳出来,“大家莫慌,是我在里面。”

“呀!原来是界主大在此感悟天道,是我们打扰你了,还请继续。”

“没事了没事了,大家都散了吧,莫打扰界主大人沉思。”

修士们撵鸭子一般,把在场的人全部撵走。

任一也由得他们去想,只要不来打扰就好。

因为这一番动静闹得有些大,不可避免惊动到人,蓝灵也根着跑了来,“小一,你没事吧?”

正常情况下,任一只要回到归灵世界,都会和她打招呼,这一次出现得这般突然,她还是从别人的嘴里知道任一回来了,心里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妙。

“灵灵莫慌,是遇上了一个古怪的地方,暂时跑来这里避避风头。”

任一把那个金黄色的世界,简单的和蓝灵描述了一下。

他答应过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欺骗她,就算是必死和结局,也要如实相告,两人就算死也要死在一起,绝不独活。

所以,明知道她听了这个会担心,还是会如实相告。

蓝灵拉起他的手蹭了蹭,“没关系,这种小事,我相伴小一一定有法子解决的,对不对?”

“哈哈……那是自然,你相公我别的本事没有,想死却很难,你放心吧,我绝对有办法度过这个危机的。”

“现在就是心疼这只大狗子,无缘无故遭受了这样的灾难,差点没死在那个世界里。”

任一真的很后怕,如果不是他灵机一动,想到了某种可能,争抢时间的赶到那金黄世界,任凶的下场绝对不会太美丽。

“嘿嘿……有我在,怎么可能让她死,不是缺水嘛,看我给她补水。”

只见蓝灵两手手心相扣,凝聚出一团蓝色的能量来。

那里面蕴含了湿润的气息,仿佛把一个大海凝聚成了这么一小团水气。

轻轻一推,蓝色的能量朝着任凶飞过去,瞬间把人笼罩在里面。

只见任凶就像个饿兽,贪婪地吸收着这些蓝色能量球,只是眨眼的功夫,这浓缩的精华,就被其吸收得七七八八。

蓝灵看到她的需要还很旺盛,又打得如法炮制,继续凝聚出第二颗能量球,却被任一给拦住,“灵灵……你有孕在身,如此耗费修为,会不会吃不消?”

他更怕会伤到肚子里的孩子。

任凶虽然看起来伤得很厉害,其实多养几日也就难恢复过来,没必要让蓝灵这般牺牲。

蓝灵笑了笑,“小一不需要担心,这只是苍海一粟,不会伤到咱们的孩子的。”

说完,又是一颗能量球被其丢过去。

任凶的身子实在是太大了,这能量球固然对她有用,但也只是杯水车薪,想要让她清醒过来,还需要继续努力。

她没有停下来,继续又凝聚了七八颗能量球以后,这才不得不放手,如此多的能量,也让她有些吃不消,需要停下来休息一来,否则肚子里的娃娃真的会让她很难受。

现在的她,怀孕已经五个多月,肚子微微鼓起,偶尔还能感知到一点点轻微的胎动。

她爱这个男人,更爱他们的孩子,自然不会拿这个开玩笑。

任一一直小心翼翼的护卫着她,看到她终于停手,忍不住松了一回气,“你可吓死我了,以后什么事都不用你管,这肚子都这般大了,好好养着,别出来乱晃。”

任一絮絮叨叨的不停的说着,蓝灵就静静的听着,对她来说,就是听一辈子也不会觉得很腻。

大概上辈子一定见过他吧,不然的话,如何会这般深爱不已。

两人坐在湖边大石头上卿卿我我,甜甜蜜蜜羡煞旁人的样子,任凶原本是在昏迷的,竟然被这两个扰人的“蚊子”给弄醒。

“你们两个……能不能离得远点……”

她睁开眼睛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这。

她觉得再听下去,她不是干死渴死,而是被那些甜蜜的话给腻死。

“呀?你可算醒啦!狗子,太好了,你可算又活过来了。”

任屠高兴的一个猛扑,差点没把任凶给按翻。

任凶抬手想把他扇飞,奈何没力气,只能气呼呼的道:“你个大白痴,离我远点,不想见到你。”

“可是我想见你啊!”

任屠死皮赖脸的凑上去,把自己那硕大的兔子头伸到她的面前,“你若是不高兴,尽管抽,抽到你满意为止。”

他实在是太高兴,今儿个是准备嚯出去,不要这张脸了。

任凶气得只喘粗气,这是仗着自己气弱,才敢胡乱许诺,看她怎么教训他,嘿嘿……

她才没舍得用大力,她现在的力气准备留着待会儿干饭,打人这么粗鲁的事儿,无论如何也是女孩子不能干的事儿,所以,她邪魅一笑,只是轻轻的摸了下把任屠的毛脸而已。

“嗷呜……你你你……你干啥……我的胡子,你怎么可以……”

任屠疼得乱叫,急忙用爪子捂住自己的嘴,生怕任凶凶残的给他全部扒光。

那里原本有八根对称的胡须,现在明显少了一根,看起来虽然不明显,但是架不住那是一只兔子最在意的东西,狗子真的太坏了,明明知道他很在意,还这么对他。

他有些受伤的背过身,“你好好休息吧,我过几天再来看你。”

说完,任屠耷拉着脑袋,有气无力的有了。

任凶扭头看向任一,“主人,兔子不会是在生我的气吧?”

话说,这么多年来,任屠基本上都是性格脾气超好的样子,经常被她逗得哇咔咔乱叫,像现在这样不理人的样子,很少!

“咳咳……大概是真的被你气到了吧,你弄他哪里不好,非得和他胡须过不去。他若是来扯你的尾巴,你会答应吗?”

任一没好气的反问道。

“啊呀!这个……尾巴不能摸,谁摸我咬死他!”

任凶露出嘴里尖尖的犬牙,表达自己的意见,尾巴就是她的底线,逆鳞,谁也不能摸,当然,除任一例外。

当然,任一也没有这个嗜好,非得去扯她的尾巴玩。

任一站起身来,“所以说罗,将心比心,他现在一定很难过就对了,而这都是你害的。”

任凶气呼呼的道:“这都是他自找的,越长大越不可爱,他小的时候多乖的。”

嗯嗯……乖乖的受她欺负就好,哪像现在,都会顶嘴了,还动不动就欺负回来,唉……任凶突然有种吾家有子初长成的错觉。

记忆里那个温柔可爱的兔子,大概……永远也回不来了吧。

“哈……你不也变了吗?变得特别的……粘糊,话说,你可是个狗子啊,有的时候像个见人就咬的狗,凶得人见人怕,哪怕穿了一身长裙,也没有人把你当做一个女孩子看待,你是打算和任屠称兄道弟一辈子吗?”

任一这番话听得任凶莫名其妙,“当然是啊,我们会是一辈子的好兄弟。打打闹闹很正常,等过几天,哄哄他,保准他屁颠屁颠的,又能活蹦乱跳啦。”

她对于自己这个兄弟脾气,还是摸得很清的,她能把他弄生气了,也能把他劝得开心起来。

谁叫他们彼此一起长大,都是知根知底的。

任一拍了下额头,觉得自己完全是在鸡同鸭讲,索性也懒得再讲,爱咋咋地,他们两个愿意相爱相杀,他就看热闹就好。

“唉……行吧,你好好养着,我就等着看你怎么把兔子哄好。”

搀扶起蓝灵,两人丢下任屠,回蓝灵的洞府去。

那个山洞还是任一在灵隐大陆的时候从一个梦境里拽进来的,原本还有席墨母子三人住里面,不过因为小孩子长大了,需要练武,这山洞里多少有些施展不开,索性找了个开阔的地界,重新修建了一排平房搬了出去ฅ^._.^ฅ我萌吗。

所以,现在这里就住了蓝灵一个人。

任一很久没有见到她,自然喜欢两人相处在一起。

温存了一夜,摸摸蓝灵隆起的肚子,他有些不放心的道:“灵灵一个人住这里实在是不放心,以后让姑奶奶过来多陪陪你,我如果外间无事,晚上休息的话也会赶回来的。”

孕妇身边不能一个人也没有,同时,他的心里也真的觉得愧疚不已,让蓝灵吃了很多鱼,除了鱼以外,他一直没弄到别的食物。

那些都需要所谓的团子进行购买,他一个外来户如何弄团子去,可谓是一个团子难为死一个英雄好汉。

“小一现在已经很努力了,不需要太大的压力,我们一定能挺过去的,你在外面多加小心,千万保重!”

蓝灵压下依依不舍的心情,把任一送走。

其实,她一个人住真的很孤独,没有人陪伴,没有人说话,好在,还有个期待的小宝宝,可以打发时间。

想到这里,她拿出一个小箩筐,开始裁剪起布料,准备做小衣服。

这些技能都是这些日子,无聊的时候找人求教学来的。

她在心里幻想着会是个漂亮的女孩儿,所以,清一色准备的都是漂亮的裙子,

而此时的任一,在离开归灵世界时,可不打算再憨憨地把自己暴露在那个金色的世界里。

千世镜再厉害,也只是对于防御有强大的吞噬作用,用器灵小男孩的话来说,就是玩了个乾坤大罗移,把伤害的能量,,早已经转移走,所以,别人打任一,只要千世镜反应够快,就能及时把伤害处理掉。

但是,现在的问题是,他们面临的是环境比较恶劣的世界气候,这玩意儿无处不在,就是把千世镜能量全部耗尽,也不可能真的防御完。

好在任一的杀手锏,从来都不是单一的,他还有一个漂浮在虚空之上的幻灵水云,这家伙的防护力不比千世镜差,只是它似乎已经产生了轻微的灵识,不太喜欢被人使唤,即使任一是它的主人,它也不太买账的样子。

任一才不管它那么多,对于幻灵水云而言,不过是举手之劳,何至于这般矫情。

扯了一大片幻灵水云把自己从头到尾包裹得严严实实,又掏出了一个水袋用来吊命,准备充足了后,这才重新回到外面的世界。

“哈哈……果然有效……我真是个天才!”

任一出现在金黄色的世界里,因为不再渴水,他的压力一下子去掉了很多,自然能更好地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

“这个地方荒芜得很厉害,也不知道它是怎么存在这个水底下的。”

那上面的湖水能撑起无数大船来回游历,若是能引进到这荒芜的世界里来,不知道会发生何等奇妙的现象。

可惜,这也就是只能臆想一下而已,没法真的实现。

光是那厚厚一层胶状物,就是他搞不定的问题,那玩意儿无色无味也无形,感觉是存在的,存在于哪里,为何堵在那里却是弄不清。

随着一步步的探索,这个神奇的世界慢慢地掀开它神秘的面纱。

任一没有在这里找到任何活物,想想,这个世界也没有生物能生存下去的条件,但是,他也找到了一朵比较怪异的花,它通体火红,层层叠叠的花瓣呈现五角星形状分布,就这么静静地盛放在这个世界的中心点位置。